社论:短期屋契组屋符合年长者需求

社论

二房式灵活单位计划自2015年11月推出至去年底的三年里,已获得市场的积极反应。这项计划为年长的购屋者提供40年、35年、30年和15年不等的短期屋契选项。根据建屋发展局最新数据,每10名购屋的年长者中有九名选择短期屋契的单位。当局通过23个售屋活动推出了2万2000个二房式灵活单位,年长者的购屋倾向证明,较短屋契,较小面积的组屋符合他们的需求。

仅有不足一成的年长者选购99年屋契的单位,这也说明国人把组屋当作遗产留给下一代的传统观念,也已有显著的改变。

根据估计,2030年时,新加坡人口当中将有四分之一超过65岁。目前新加坡人的平均寿命也达84.8岁,国人的养老问题越来越受关注。新加坡的组屋人口达80%以上,社会的最底层至少也有租赁组屋可以栖身,这是建国以来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二房式灵活单位计划得到年长国人的积极响应,可看出人们对这类单位并不存在偏见,没有把它们等同早期的租赁组屋般看待。其实,即使租赁组屋的形象也在提升中,租赁组屋融入多类型的组屋区内,让租赁组屋居民也能方便地使用公共设施,不让他们自觉受到社会的边缘化。

确保租赁组屋和老人人口较多的组屋区不会“沦为”另一类贫民窟或是死气沉沉的社区,早在政府的规划中。政府多年来在不同组屋区建造设计更好更新颖的租赁组屋,与出售组屋毗邻,让同一个邻里的不同家庭之间能有互动。这种策略如今更迈进一步,在同一座组屋包含出售和租赁单位,便是为了打造更具包容性的居住环境。

我国首个被政府比喻为“垂直甘榜”,以“活跃乐龄生活”为主题的海军部村庄于去年5月开幕,揭示了提供这类二房式灵活单位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发展策略。这是应对我国的老龄化社会需求,更多年长人士继续拥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又住在具活跃生活气息的社区里,给国人在步入晚年之后有另一个实际的选择。

此外,在2009年推出的屋契回购计划经过多次的调整,加强了吸引力,五房式和公寓式等大型组屋屋主,也有可能在这个计划下让组屋单位的剩余价值套现。一些人在大屋换小屋后,发现手头上所得的现金并没预期的充裕,大屋换小屋能换来多少现金,还得取决于屋主本身的情况。例如原来所住的大屋并不在价值较高的地点,而换来的小屋地点却有更好的附加价值,则大屋的卖价和小屋的买价之间的落差也就可能缩小。

因此,年长国人作出任何选项时都必须深思熟虑,想要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时,除了考量套现的现金数目之外,还得考虑是否要住回自己所熟悉的组屋区,是否靠近孩子的组屋等等因素。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上个月在国会中指出,为确保新组屋价格维持在国人可负担的水平,建屋局的总发展成本不能尽数反映在组屋售价内。2015年至2017财政年之间,建屋局在“居者有其屋”计划下的年均赤字就达到约11.4亿元。

“居者有其屋”政策是新加坡的立国之本,人口老龄化给这项政策带来新的挑战,组屋发展计划变得复杂,组屋类型呈多样化。但万变不离其宗,满足不同年龄层合格购屋者的需求,仍是政府的长远而不可推卸的承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