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一再重提水价无礼也无理

社论 2019年3月5日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最近再次提起1962年签署的水供协定,说新加坡的人均收入比马来西亚高,仍继续以57年前定下的每千加仑3仙的价格从柔佛州购买生水,是“道德上不正确”。他呼吁柔佛州政府和人民一起施压,迫使新加坡提高生水买价,不要等联邦政府采取行动。

马哈迪在去年5月9日大选前也讲过,马国政府有意与新加坡重新谈判水供协定。他领导的希望联盟推翻执政61年的执政联盟国民阵线后,就三番四次拿水价说事。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上周五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外交部开支预算时,直指马哈迪重提新马水供协定是在转移视线。

这样的说法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希盟上台至今,许多大选承诺无法兑现,上周六雪兰莪士毛月州议席补选落败,今年1月底金马仑国会议席补选也败给国阵,显示选民对希盟过去10个月来的执政表现不满意。

维文反驳马哈迪的“贫富论”,认为事关尊重水供协定神圣性的基本原则,更何况1962年签署的水供协定,在1965年新马分家协议中获得新马双方的保障,而“分家协议是新加坡作为主权独立国家的依据”,这份协定一旦不被遵守,会使分家协议受到质疑。

希盟现在面对内部矛盾和拿不出执政成绩的窘境,甚至可能逐渐失去选民的拥护,以马哈迪的政治性格及深谙政治权谋,他不会放过任何挑拨离间的机会,即使是国内的政治课题,他也不惜以强硬和具煽动性的字眼,来转移马国人的注意力。

但不断拿水供协定说事,却不理会检讨水价时机已过的事实,仅是凸显马哈迪自以为是,在水供课题上近乎无理取闹的作风,完全不尊重两国所签署的协定,更是不能被接受。

我国政府一再重申两国应遵守1962年水供协议。维文指出,这包括协定中所订下的水价,新马不能单方面更改这项协议的条款。

马哈迪第一次当首相的22年间,错过几次认真检讨水供协定的机会,现在却一再重提水价,显然志不在于从谈判中取得什么结果,因为一旦柔佛州提高卖给我国的生水价格,我国卖回给柔佛州处理过的净水价格,也必须相应的提高,不会是现在的每1000加仑0.50令吉,最终将影响到柔佛人支付的净水价格。

马哈迪不愿正视一个事实,即根据2003年公布的数据,我国处理每1000加仑生水的费用约2.40令吉,以每1000加仑0.50令吉卖回给马国,其实是倒贴了1.90令吉。

此外,我国在多项水处理设施的投入,包括打造林桂水坝,增加柔佛河的水量,至今已花费超过10亿元,这些投入其实一直互利互惠新柔两地的人民。

马哈迪不愿意认清的另一个事实是,根据1962年的水供协定,我国必须每天为柔佛供应500万加仑净水。事实上,现在我国每日向柔佛输送比协定额多两倍的食水量,介于1500万到1600万加仑,相当于每天津贴柔佛数万令吉。

马哈迪第一次担任首相是从1981年到2003年,按照1961年和1962年的水供协定的规定,新马可在25年后,即1986年和1987年检讨条款。

当时马哈迪选择不,却在1998年提出生水价格问题。我国当时同意重新谈判,并将水供课题纳入双边课题配套的一部分,不过马国不断要求调高水价,进行了多轮谈判始终没有成果。2002年10月,马哈迪决定放弃。

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日前在和马哈迪会面后表示,柔佛州政府要在净化与处理水方面“靠自己”,争取自给自足,不再依赖我国的净化水源,但类似的建议曾在2004年提过,至今仍没有下文。

柔佛州人口过去八年连续增长,去年突破370万大关。如果没有全面的规划,难以为不断增长的人口提供足够的净水。柔佛州过去一直从低于市场价的进口净水中获利,若想更改水供协定条款,更必须从现实的角度来考量,马哈迪一意孤行,不晓得可曾为柔佛人的未来着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