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应对贸易摩擦新常态

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在推特上写道,美国与贸易伙伴国的贸易逆差高达5000亿美元,因此贸易战既好打,也容易赢。基于这个信念,美国向贸易伙伴国征收惩罚性关税,而受影响的国家也作出相应的报复措施。

去年7月,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正式开打。同年12月1日,两国领袖同意休战90天,以解决两国的贸易纠纷。特朗普恫言,如果美国无法获得“公平贸易”的协议,他将在3月1日开始,把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并考虑向所有中国商品征税。美国与中国分别是全球第一及第二大经济体,两国的贸易战牵动了全球的神经。

不过,特朗普在上月24日表示,由于两国的贸易谈判取得进展,他延后加税措施。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在本月27日举行峰会,以敲定最终的贸易协定。在这个利好消息推动下,全球股市全面上扬。

然而,美中两国领袖的峰会是否能达致协议,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上个月底,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恩在越南河内会谈时,由于谈不拢而抽身离场。特朗普表示,美中贸易谈判如果没有达致他的期望,他也随时准备拂袖而去。

美中贸易存在巨大的逆差,因此美国在贸易战方面,占据上风。在休战期间,中国释放善意,增加对美国农产品以及能源的入口。不过,美国的要求不止于缩小贸易逆差,还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强迫技术转让、非关税壁垒以及汇率管理。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美国众议院作证时说,只凭中国答应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并不足以达成美中协议,协议必须包括“重大的结构性改变”,而且必须是可执行的。另一方面,中国则要求美国尊重它的发展权利,并指控美国渲染中国科技公司的安全风险。两国在“结构性改变”问题上,显然还存有很大的分歧。

美中贸易纠纷表象底下,反映的是两国的战略竞争。因此,即使两国领袖达致贸易协定,一般相信美中的贸易摩擦还是挥之不去。在反全球化以及民粹主义的浪潮下,特朗普通过关税措施缩小贸易逆差以及争取“公平贸易”的政策,在美国国内有很强的民意基础。特朗普的“贸易战既好打,也容易赢”的信念,意味着贸易摩擦将成为新常态。除了中国,美国也恫言对欧洲汽车入口征收惩罚性关税,并计划取消给予印度和土耳其的普惠制待遇。

新加坡是一个外向型的经济,高度仰赖贸易与投资。面对贸易摩擦的新常态,我们这个小经济体有必要保持警觉,以维持竞争力。

首先,自由贸易关乎我们的生存与发展,对于维护自由开放的贸易体系,有切身的利益。在这一方面,新加坡已做出不少努力。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到《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以及目前正在谈判阶段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都有助于加强多边自由贸易。另一方面,新加坡也扩大自由贸易协定的网络,加强双边以及多边合作,以避免过度依赖单一市场。与此同时,贸易摩擦新常态导致全球供应链的重新布局,我们有必要灵活应对,以确保我们在这个新的格局中,继续占有一席之地。

其次,美中的贸易战显示,美国通过关税措施倒逼中国采取结构性的改革,包括知识产权以及外商投资的保障。这种从外到内的压力,有助于加速经济结构飞跃性的调整,但这也是一个痛苦的调适过程。这对新加坡目前进行的经济重组,有借鉴的意义。新加坡是一个小国,船小好掉头。我们应该善用这个优势,培养内生的改革力量,在问题还未浮出台面前,作出调整。这样一来,我们可根据自身的要求,掌控调整的步伐,减少改革的阵痛。

美中两国异口同声表示,贸易谈判取得“实质性”进展,我们乐观其成。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对贸易摩擦新常态,作好准备与部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