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保护水源和环境需要多方合作

柔佛南部巴西古当金金河本月7日遭人非法倾倒化学废料而产生大量甲烷气体,造成3000多人不适入院,上百间学校因此暂时关闭,一时局势紧张,这是马来西亚近年来最严重的化学气体污染事故,但政府议决情况还不至于必须宣布当地进入紧急状态。

有报道说,原来这条金金河在过去10年来,就一直不断被无良的化学厂业者倾倒化学废料,整条河已呈暗黑色,一直发出异味,也没有了鱼的生长,环保人士用“奄奄一息”来形容它的状况。这次事发后,柔佛当局在金金河流域发现至少10个倾倒废料的地点,当地人则爆料,金金河沿岸的一些住宅区住户甚至为利所诱,成为非法倾倒工业废料的“帮凶”。

他们还透露,柔佛当地的毒河其实不只金金河一条,还有百万镇的登哥兰河,以及日落洞河等,说这些河流同样长期面对非法废料倾倒问题。显然的,暗地里从事这种非法倾倒勾当的化学厂业者不在少数,大面积的污染,不仅仅是一两家害群之马所为。

柔佛的化学业集中区和这次污染的事发地点都很接近新加坡,新加坡来自柔佛的水源供应和本地空气是否受到污染是国人所关注的。我国农粮兽医局、国家环境局、公用事业局和新加坡民防部队日前就上述事件发布联合文告说,受影响地区在柔佛河集水区之外,因此新加坡的水供不受影响。当局也未发现本地的空气素质和水质有任何异常,农粮局则与本地养殖业者合作监控情况,确保本地养鱼场没有出现鱼群死亡或任何异状。

发生在柔佛南部的水源和空气污染事件没有对新加坡造成影响,是新加坡的运气,柔佛水源是我国“四大水喉”之一,其境内非法弃置化学废料的情况猖獗也可能构成我国的环境隐患。这次的事件提醒我们,应对类似事件需要果断的危机管控和有效的执法,公众的健康是最先的考量,严重事故发生后必须有一套有效的应对程序。

水源是新加坡宝贵的资源,任何严重污染所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不能侥幸,也不能容忍个人或公司机构的胡乱丢弃垃圾、倾倒废水和化学物品的违法行为。

1977年2月,李光耀总理提出10年清河大计,他说:“保护水源的清洁应该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就算是一条小河、小溪、暗渠也要免受污染。环境部应该定下目标,在10年时间内,我们就可以在新加坡河和加冷河垂钓,这是可以办得到的!”10年清河成为新加坡建国过程中一个划时代大工程,总共耗资1亿7000万元,包括动迁4000户贫民家庭到组屋区,小贩、卖菜贩被集体安置到小贩中心,数以千计的驳船大举转移到巴西班让码头。这是一笔精明的投资,清河不只消除了新加坡河和加冷河盆地的恶臭和污染问题,还为国家的城市化作出贡献。

时至今日,保护水源的清洁,“就算是一条小河、小溪、暗渠也要免受污染”仍是一项挑战,我们稍有松懈,水源和土地便会发生不同事故造成的环境破坏和污染事件。日前,大士一带疑有工厂趁沟渠水位高涨时把化学废水排掉,结果沟渠出现乳白色液体,且带有呛鼻异味,让人闻后感不适。公用事业局与环境局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表示,当局已接到通报,并正在展开调查。

去年,本地共有128个承包商因擅自修改与阻碍公共排水系统,或不顾土地管控措施,总共犯下203起违规行为而被起诉及罚款。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和从不间断的各项建设工程的展开,保护水源与环境的努力也不断面对新的问题,工商业界随意丢弃垃圾的行为也可能造成排水系统的阻塞,导致雨季时的淹水或是滋生蚊虫的问题。

在“污水处理与排水法令”下,当局一向严厉执法,法令的阻吓力才是防患于未然之道,但零星的破坏环境和水源的事故仍无法杜绝。很多时候,环境污染问题的揭发是靠公众的投诉,提高公众的环境意识,及时举报有助于制止更大事故的发生。柔南的金金河受污染事件,是多重因素所造成的。当地的立法不可说不完备,但非法倾倒化学品年复一年大面积地进行,问题显然出在执法的不力。柔佛要确保类似事故不会重演,要改善和管控的环节还很多,千头万绪,还有赖于多方的合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