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发展总蓝图有前瞻性

社论 2019年3月29日

市区重建局日前公布的2019年新加坡发展总蓝图草案,是一个全局性和有前瞻性的规划蓝图,为国家的长远发展需要作出土地供应规划和预留。纵观历年发展总蓝图,这份总蓝图草案延续了城市规划与发展,不断强化每一个区域的发展潜能和特点。

过去的总蓝图在东部、西部和北部发展区域中心,以分散中央商业区的功能。如今这三个区域中心提升为经济门户,按照所处位置和经济优势,把几个市镇连接起来做整体性的发展规划,更能突出不同区域的潜能与功能。

总蓝图草案首次公布地下空间规划图,让有意开拓地上及地下空间的潜在发展商有更明确的发展概念和方向。过去发展地下空间主要由政府主导和主催,如今公布地下空间规划图提高透明度,更倾向于鼓励发展商采取主动,或者更便于不同发展商进行协调。

总蓝图草案的其中一个重点是继续为市区注入活力,这包括给中区增加超过2万个新住房,分布在市中心、滨海湾、梧槽等地。政府要活化市区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

过去为了重新发展市区,尤其是中央商业区,人口不断往外移,分散到全岛各个角落的新镇。这使得市区人口下降,夜晚和周末格外冷清。

至少从1990年代的发展总蓝图开始,政府就有意识地为市区和周边组屋区引进更多住宅,希望恢复市中心在夜晚和周末的活力。

进入新千禧年,我国陆续推出各种吸引世人目光聚焦的活动和发展,例如2003年世界一级方程式汽艇大奖赛,弹射绑紧跳和巴黎无上装艳舞团“癫马”分别在2003年和2005年进驻克拉码头,2005年政府宣布建设滨海湾金沙和圣淘沙名胜世界,2008年新加坡成为世界首个和唯一举办一级方程式夜间公路赛的城市。

一时间,新加坡制造了不少“哗”元素,也让我们成为世界的焦点,我们的城市天际线逐渐为世人所熟悉。

这些努力有的成功,有的失败了,想靠它们带动入夜后市区的人气,效果终究不如预期。虽然市中心的住宅随着滨海舫等高档公寓的出现而慢慢增加,但市区在非上班时间多数时候还是冷冷清清。很显然,一些一时的刺激和活动并不足以维持活力,最大的原因也许是常住人口规模不足。

根据市建局2003年公布的中部发展总蓝图,市中心和周围组屋区将增加11万4000个住宅单位,单单市中心将增加2万4000个,我国3.8%的人口将住在市中心。可是,目前中区只有约5万个住宅单位。由此可见,要中区在非上班时间保持活力,还需更多努力。

要增加市区常住人口,比较快捷的办法是兴建组屋和公寓。中区的新住宅肯定价格偏高,中高收入者较有可能负担那里的组屋。更昂贵的公寓价则多为投资用途,居民相信以外派来本地工作的外籍人士为主,流动性也较高。换言之,中区未来将成为像第9至11邮区那样的“富人”住宅区,对这点国人须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占地2000公顷的南部濒水地区是一片有待城市规划师发挥创意的画布。这个区域包括丹戎巴葛、岌巴、布拉尼岛和巴西班让等码头区,岌巴俱乐部和圣淘沙地区,拥有独特的工业文化遗产。就如英国伦敦码头区,若发展得当,南部濒水地区可成为市区西翼的活力延伸区,提供不同的生活时尚、娱乐和休闲产品。

新加坡是城市国家,我们坚持按既定发展总蓝图发展城市和国家已超过60年,两者合而为一自有其资源优势和局限。对一个没有腹地的国家来说,这个城市就是我们的一切。

相比国际大都会如纽约和上海,它们可以吸纳全国最优秀人才和最赚钱产业,然后把经济价值相对较低或不太受欢迎的工作留在其他二三线城市或农村和山区。对我们来说,我们必须在这个有限的小岛上容纳所有的发展需要,包括各种商业和服务业、各类型不管是高新干净或有污染风险的工业部门、各种住宅类别、拨出地段供废水废物处理等,我们甚至连“城市农耕”也不能少。

为了服务全球,我们须培养本地人才和欢迎外来人才,更须包容安顿退休一代和弱势群体。因此,我们的城市规划也是国家规划,必须一盘棋考量城市规划和国家发展。

未来怎么前进,审慎的发展总蓝图规划至关重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