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北约70周年前路面临严峻挑战

今年4月4日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立70周年,29个成员国外长上周三与周四在华盛顿召开两天会议以示纪念。但诞生70年后的今天,北约面对的议题和过去全然不同,而且更为复杂繁多,包括内部团结、运作经费问题、美国与盟国之间的矛盾、恐怖主义加剧,甚至中国崛起的威胁。

北约是二战后,美国和西欧、北美国家于1949年4月4日建立的军事集团组织,目的是要抑制苏联的军事威胁,但这个潜在敌人的战略已变,甚至成为部分北约成员国的合作伙伴。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北约外长会议上,不客气地抨击德国与土耳其跟俄罗斯合作。德国是因继续与俄罗斯合作建设“北溪天然气2号线管道”,而土耳其则是同时购买俄罗斯S-400反导系统和美国最新型的F-35战机,且不愿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而冒犯美国。尽管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强调在核心对俄议题上,土耳其仍然与北约同一立场,但美国对这个北约盟友的不满程度已逐步上升。

美国和土耳其的关系紧绷,个中原因错综复杂,还包括美国继续拒绝向土耳其引渡被认为是2016年土耳其政变幕后黑手的“居伦运动”精神领袖穆罕默德·费图拉·居伦;而美国从叙利亚撤军以及同情库尔德人的立场,更引发土耳其政府的怨气。由于北约最重要的军事基地之一是设在土耳其,而且土耳其为北约提供了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常设部队,倘若美土持续交恶,把这个北约唯一的伊斯兰国家逼成了真正的北约“独狼”,其地缘政治后果是难以估量的。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曾在去年威胁要要退出北约。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上周二到白宫和特朗普会面,极力劝服华盛顿继续支持北约。但要化解特朗普对北约已形成的成见,在强调北约要改革和重新校准战略方向,应对快速变化的安全环境和新挑战之前,恐怕要先在经费分担上让美国消气。美国长久以来一直承担北约约三分之二的总防御开支,自奥巴马任职时期,就一直要盟友提供占国内生产总值(GDP)2%的经费。德国是常被点名的盟友,去年的防御经费约为457亿美元,相当于其GDP的1.5%。

特朗普在2018年北约峰会上说,美国再也不会容忍其他北约成员国的防御支出仅略高于GDP的1%;随后他一再对欧洲盟友施压,要他们兑现对防御支出的承诺。斯托尔滕贝格在福斯新闻周日晨间节目的访谈上透露,到明年年底,北约盟友将额外投入1000亿美元。尽管北约成员国已同意增加国防支出,但这个承诺若最终无法落实,与特朗普的分歧必定加深,这是决定北约前路的关键因素之一。

在1989年柏林围墙倒塌之后,已有人认为北约应该就此寿终正寝,在1991年底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转为北约防范的主要目标,其后的北约东扩还取得了不小的成果,但这也促成了莫斯科的强力反制,特别是吞并克里米亚半岛,并在乌克兰东部策动分裂国家的暴力活动。面对新的变局,美国和欧盟不得不制裁俄罗斯,这也为北约这个成立于冷战期间的跨国安全联盟,找到继续存在的合适理由。

北约过去的确在国际事务的稳定上发挥不小的作用,并在一系列安全问题上和欧盟合作,包括应对欧洲的移民和难民危机,而美国也通过北约为欧洲国家提供一个保护伞,关键是俄罗斯的军事独断力量,中东和非洲的不稳定,以及欧洲均已不是特朗普政府的利益关注点。更为重要的,来自北约之外的威胁,包括中国的崛起和5G网络技术挑战,能不能成为凝聚北约成员国的粘合剂,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北约曾被视为成功的军事联盟,是西方赢得冷战,并且得以把势力范围往东扩张的其中一个关键基石,但它在今后几十年里面对艰巨挑战。这个组织必须解决资金不足对正常运作所构成的威胁,也必须调整其联盟策略,阻止内部进一步分化,而更重要的,是它必须为自己找出一个继续存在的理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