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水源多元化的重要性

作为国民,我们能尽的最大责任就是尽量节约用水,把省水意识贯彻到日常生活每一个层面,同时也培养下一代的省水意识。(互联网)

字体大小:

社论 2019年4月11日

到马来西亚布城出席新马领导人非正式峰会的总理李显龙指出,新马两国应讨论的一个议题是柔佛水供的安全问题,包括水源的污染以及水量是否充足。这个课题已从多年前的潜在挑战,变成实实在在的问题,因为新柔两地的发展和气候变化的不可预测性,使得两地数以百万计人口依赖的柔佛水源,面对越来越多的压力。这种跨境水资源问题处理不当,会引发严重的后果。

柔佛水源的质和量为什么存在可持续性的问题?事实上,柔佛雨量充沛,而且有10条重要河流域,包括麻河、峇株巴辖河、柔佛河、蒲莱河等,拥有丰富的水资源。不过,马国政府2011年发布的《国家水资源研究报告检讨和国家水资源政策制定》指出,70%的降雨流失掉,剩下的30%降雨只有一半能有效收集起来使用,另一半因种种原因无法使用。

在西马,柔佛人口仅次于雪兰莪州,现有人口380万,预计2030年将增长至500万。柔佛是主要的农产品生产地,包括棕油、橡胶、黄梨、香蕉以及畜牧产品等。森林地区开辟发展农业,对土地集水功能造成一定影响。柔佛南部近年来发展迅速,巴西古当成为重要的工业区,依斯干达特区也迅速发展。这些因素都促使柔佛对水源的需求大大提高,也增加了工农业对水源的污染风险。柔佛某些地区的水源面对越来越沉重的需求压力,尤其是柔佛南部,受影响的包括柔佛河。

柔佛河流域覆盖柔佛约14%的地区,是柔南地区和我国的重要水源。我国公用事业局沿河设有滤水站,每天从柔佛河汲取最多2.5亿加仑生水。柔佛水务公司的滤水站也从柔佛河汲取生水。李总理前天在与马国首相马哈迪联合召开的记者会上就提到,“我们从柔佛河取水,柔佛有关部门也从柔佛河上游取水。我们所取出的,跟他们所取出的加起来,其实可能超过柔佛河的供水量。如果是旱季或者出了什么事情,可能大家都不够水用”。

这种情况已经发生。柔佛河及其支流沿岸有不少农场和工业区,本月4日,柔佛河支流沙翁河受到高浓度的氨污染,公用事业局暂停泰丰自来水厂的运作。古来地区有1万7000户居民受影响。2015年4月,柔佛河遭废油污染,几个滤水站紧急关闭,25万户居民断水。巴西古当金金河3月初的污染事件若发生在柔佛河,对柔南和我国的影响将大得多。2015年至2016年的长时间干旱,林桂蓄水池水量一度降到历史新低,当地居民大受影响。我们可以庆幸新加坡的水供没有受到影响,因为我们有其他“三大水喉”可以及时补充,甚至可以在柔佛有需要时增加供水量相助。我国的“四大水喉”是可以灵活调整,确保水供不受任何一个水源影响的重要政策。在沙翁河泰丰自来水厂暂停运作期间,公用事业局提高了海水淡化厂和本地水厂的产量来满足需求。我们的“四大水喉”是柔佛水源、本地蓄水池、新生水和海水淡化,它们各有优劣势,能互补不足。随着全球变暖导致气候变化,暴雨和干旱天气将越来越常见,但雨量太少或太多都不是好事。面对这种大自然的挑战,多元化的水源让我们能灵活调控水供来源。

作为国民,我们能尽的最大责任就是尽量节约用水,把省水意识贯彻到日常生活每一个层面,同时也培养下一代的省水意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