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摆脱受害意识打破报复魔咒

社论 2019年4月23日

斯里兰卡在复活节当天遭遇连环恐怖袭击,多座挤满礼拜者的天主教堂和外国游客集中的大酒店,被自杀炸弹客同时攻击,造成数百人伤亡。虽然官方至今还没有公布袭击者身份,也还没有组织出来承认干案,从干案手法和恐袭对象观察,这很可能是出自跟伊斯兰国组织极端恐怖主义相关团伙的阴谋。一些分析者更推测,这也可能是针对此前新西兰回教堂枪击事件的报复行为。恐怖袭击的目的之一,除了鼓动更多支持者加入己方,也企图激起对方的暴力反击,让杀戮循环升级。

全球恐怖主义自本世纪初的九一一事件,以及美国借反恐战争名义,在全球的持续军事行动,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一方面,美国在世界各地打恐,甚至不惜入侵主权独立国家,或者用准军事行动侵犯他国主权,反而激发更大的仇美乃至仇恨西方世界的情绪,让恐怖袭击事件有增无减,而且手法越来越高明和暴力。另一方面,恐怖袭击的威胁腐蚀了发达社会的个人自由,机场乃至任何大型集会的安检要求越来越严格,政府因反恐需要提高了对公民的监控,间接累积了民众对恐怖主义的敌视。

但是恐怖主义毕竟是个虚的概念,世人于是把它同具体的宗教信仰联系起来。从回教极端主义策划的九一一,以及美国后续针对中东和中亚的回教恐怖组织的打击,全球反恐战争已经日益蒙上了一层欲语还休的宗教色彩。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伊始所颁布的回教国家移民限制,发展到针对回教徒的新西兰回教堂枪击事件,以及如今斯里兰卡恐袭所可能存在的报复动机,无不围绕着不同宗教信仰之间的仇视。然而,出于政治正确以及各种现实上的顾虑,对此的诚实讨论因存在太多雷区而迟迟无法展开。

在某种意义上,恐怖主义宗教化跟身份认同政治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特别是身份认同政治所强调的受害者意识,更不断反复强化不同团体之间冤冤相报的冲动。身份认同政治取消了个体的独立性,用集体身份把人归类为己方和他方,己方是互相取暖的伙伴,他方则是威胁自己安全而必须除之而后快的恶魔。不难想象,当这种思维习惯成为主流,是非对错已经不再重要,关键是分清敌我,然后立场先行。长此以往,必然伤害政治的公正性和正当性。

这种对他方的敌视,还源自更深层的心理因素,即把自己当做受害者,从而推卸个人的所有责任。把自己所面对的所有问题归咎他者,比反躬自省做出艰难的改变,显然更为容易和廉价。中东回教世界把自己的落后先归咎于西方殖民主义历史,后归咎于美国霸权干预,再诉诸恐怖主义手段还击,显然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西方世界把自身社会的暴力冲突和撕裂,归咎于回教或其他外来移民,导致白人至上主义和民粹主义崛起,也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有识之士已经指出,釜底抽薪之道在于回归对个人责任意识的强调,打破身份认同政治注重集体而抹杀个人的魔咒。立足于对立宗教意识的全球恐怖主义现象当然是复杂的,也缺乏单一有效的解决办法,可是属于中间多数的社会主流却可以从自己做起,摒弃集体主义思维,拒绝把有血有肉的个人贴上简单的集体标签,进而避开这些标签所带来的偏见和歧视。在恐怖主义威胁日益严峻的当下,这帖药方或许显得迂腐,可是预防恐怖袭击只是第一道防线,在恐袭发生后的善后工作,恐怕才是真正的考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