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内平外成三十年

日本明仁天皇于4月30日正式退位,结束了30年的平成年代;皇太子德仁隔日登基,开启了新的令和时代。平成30年见证了日本、东亚和世界的重大变化,冷战结束、中国崛起、恐怖主义肆虐、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勃兴;日本国内因泡沫经济破裂,陷入了长期的停滞状态,国民一度丧失了自信,生育率急剧下降导致人口萎缩老化。承平日久,日本人或许必须在令和新时代找回奋斗的意义。

明仁天皇在1989年1月8日登基,继承在位64年的裕仁天皇。经历日本二战投降、被盟军占领的历史,明仁天皇深具和平意识。这也是战后日本国民的普遍共识。明仁在位期间因而积极主张和平,并且对日本的战争责任,在宪法限制天皇干政的范围内,尽可能表达反省之意。他在登基后的1992年首访中国,成为第一位访问中国的天皇。他也六次访问了冲绳,那是二战时日本本土军民伤亡最惨重的战场。

日本经济在明仁登基时如日中天,似乎有望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然而,自1985年《广场协议》后日元迅速升值,间接导致国内股票和土地投机活动猖獗,终于在1991年泡沫经济破裂,日经平均指数在1989年终的近3万9000点峰值,下挫到1992年的1万4000点,巨大的账面财富化为乌有,大量个人和公司破产,消费急剧萎缩,日本人也信心顿失,造成此后几十年的欲振乏力。日语“平成景气”,形容的正是这一经济悲剧。

泡沫经济破裂使得民心思变,自1955年便统治日本的自民党政府,终于在1993年下野,开启日本政局的新时代。自民党虽然在1994年重新执政,但是此后日本政府却出现了短命首相的现象,从1993年到2012年安倍晋三上台,19年内换了13名首相,平均任期不足18个月。同时,日本国内也经历了一系列天灾人祸,包括1995年阪神大地震、同年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袭击事件、2011年东日本311大地震以及随后的福岛核泄漏事件等。

在经济发展失速之际,平成年代的日本还必须面对中国崛起的巨大挑战。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一方面为日本企业带来机会,另一方面中国经济体量也在2010年取代了日本,成为亚洲第一、全球第二。两国地缘政治的竞合关系,加上纠缠不清的二战历史责任问题,让中国成为日本外交主要的挑战之一。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以及交易性的外交作风,也让严重依赖外贸和美日同盟的东京困扰不已。

“平成景气”让如今已步入中晚年的日本人丧失了斗志,也让千禧一代产生了所谓的“宅文化”,年轻人独居家中不愿意社交,不再如同上一代追求物质上的成功。崇尚简约生活方式和小确幸等缺乏大志的社会文化现象,或许同日本生育率下挫和人口结构老化不无关系。2007年,日本人口出现负增长,若低生育率的趋势不变,不但日本总人口将减少,工作年龄的人口比例也会下降。这对日本的影响将是长远且严峻的。

尽管平成三十年间日本经历了诸多挑战,但跟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其他社会相比,日本大致上还算国泰民安。这在相当程度上要归功于民族文化的延续性,比如年号的使用就是很显著的传统文化符号。它让日本民族保持有别于普遍使用的西元纪年方式,有助于凝聚民族身份认同。中国在经济崛起后开始流行汉服,也是某种文化认同心理渴望的表现。日本社会对于令和时代的到来而普天同庆,反映了民族文化的生命力。这或许会是日本今后复兴的契机所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