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马国政治恒与变

社论 

去年5月9日,马哈迪医生领导的希望联盟以“反贪腐”以及“保障所有人民福祉”的竞选政纲,击败了执政61年的国民阵线。马来西亚政治变天,反映了选民对“新马来西亚”的愿景,寄以厚望。在短短的一年内,希盟政府积极落实竞选承诺。它在处理一马发展的贪腐案中,为国库追回了一些赃款。它也重新检讨前任政府所签订的大型基础建设项目,减轻了前任政府所留下的巨额国债。尽管如此,独立民调机构的调查显示,选民对政府经济管理的满意度,从去年8月希盟执政满100天时的60%,下降到今年3月的40%。根据民调,导致希盟支持率下跌的课题包括经济、政府行政表现,以及对马来人特权和各族公平待遇的问题。

希盟支持率下跌,一方面是选民期望过高,另一方面是希盟的执政经验尚浅,让一些选民失去耐性。正如首相马哈迪所说的,希盟在草拟竞选政纲时还是反对党,因此没有考虑到落实竞选承诺所可能碰到的实际困难。在希盟政府的内阁中,除了马哈迪以及慕尤丁之外,其他成员都是首次担任部长。马哈迪指出,新任部长非常害怕被指责做错事,造成他们决策时更为困难。他对部长的表现,在满分10分的评价中,只给了五分。不过,他指出,他们学得很快,正开始有所表现。

希盟政府的首要任务是尽快恢复投资者的信心,以提升经济。一马发展案件以及希盟政府重新检讨前任政府所签订的大型基建项目,导致投资者对马国的投资裹足不前。在调查一马发展的过程中,希盟政府强调前任政府留下来的1万亿令吉债务以及隐藏债务,也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心。马国股市在一年内下跌了10%,而令吉也受到下行压力,并推高了物价。马国精英顾问团主席达因指出,希盟在最近的补选中落败,反映了选民对物价高涨的不满。他表示,希盟政府需要多六个月的时间,处理前任政府遗留下来的问题。

经济发展必须要有政治稳定的铺垫。在这一方面,族群与宗教课题是马国政治稳定面对的恒久挑战。虽然希盟在竞选政纲中强调,“不以种族、性别和宗教为单位,以保障所有人民的福祉”,但是它还是必须面对种族政治的现实。希盟上台后,展延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及撤回已签署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反映了马国根深蒂固的族群政治。上个星期六,逾千人参与“捍卫伊斯兰主权”大集会,主办机构代表致词时说,“外来者”享有的公民权利都是土著宽容给予的。

马国内政部长慕尤丁在回顾希盟执政一周年时表示,种族课题是内政部一年来的最大挑战,这是因为别有居心者蓄意玩弄种族敏感问题。他以去年底雪兰莪印度庙骚乱事件为例,原本是发展商和庙宇管理层之间的纠纷,很快地演变成种族课题。同时,马哈迪也表示,非马来人认为政府偏袒马来人,而马来人又觉得被政府忽略,“这让政府左右为难”。

马国的族群政治也反映在希盟政府与王室的摩擦。马来统治者以守护马来人权益为依据,使希盟政府撤回已签署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柔佛州王室与首相马哈迪也在州务大臣的委任以及行政权力等问题,公开地相互指责。在上述的“捍卫伊斯兰主权”大集会上,主办方带领集会者高喊“穆斯林崛起”以及“吾王万岁”等口号。

希盟政府的“反贪腐”作风以及意图冲淡族群政治的努力,一度为马国政治带来新气象。然而,政治变天一年后,希盟政府还是面对族群与宗教政治的现实。新加坡与马国一水之隔,并在新马分家时,以不同的方式处理族群课题。我们期望马国政府能更快地重拾投资者的信心,通过落实希盟竞选政纲所说的“公平与公正的经济发展”,避免族群政治的激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