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慎防文明冲突论预言成真

社论 2019年5月13日

几经波折,中美贸易谈判在柳暗花明之际却发生重大逆转,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最新一轮赴美谈判无疾而终。美国总统特朗普非但如期于5月10日,把约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的关税从10%调高至25%,更宣布将对额外约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清单。中美贸易战的升级仅是中美关系质变的冰山一角,从华盛顿传出的让人不安的信息显示,中美关系或从相互依存逆变为文明冲突。果真如此,世界历史势必从后冷战的经济全球化时代,进入充满荆棘的新篇章。

在中美贸易摩擦刚出现时,尽管几度出现剑拔弩张的局面,各方都相信两国将本着经济理性,最终化解矛盾,恢复共赢的既有经贸安排。毕竟,由以美国为主的国际资本和中国廉价土地及劳动力形成的跨国产业链,让全球经济在冷战后迈入了高速发展的几十年,以至于美国知识界甚至以“中美国”来形容这一大势。然而,中国的崛起,特别是“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和施行,让美国判断此前试图用经济改变中国政治的策略失败,因而改弦易辙。

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年10月的哈德逊研究所演说,正式宣告了华盛顿对华政策的逆转。彭斯全面检讨且批评了过去几届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失误,形容它们“助长”了中国崛起,威胁美国利益,并明白表示:“这样的日子结束了。”在贸易失衡问题上增加对华施压之外,彭斯也例数了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化、对台湾的打压,还有中共对国内民众的监控和压制,以及在美国和海外施加影响力等诸多不是。

尤其让人不安的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团队核心成员之一、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近日提出,中美之间的博弈是不同文明之间的斗争。这是美国知名学者亨廷顿在1993年首先提出“文明冲突论”以来,美国官方如此高调呼应其观点。亨廷顿指出,冷战后的世界矛盾将以不同文明之间的博弈为核心,博弈结果将改造全球地缘政治秩序。他预言,美国所面对的两大对手将是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由于不同文明无法改变对方,所以博弈的性质将异于传统的国际冲突。

九一一袭击事件以及后续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打恐,导致美国同伊斯兰世界的关系紧张,影响至今。当前美国在伊朗发展核武器的问题上立场趋硬,似乎持续印证了亨廷顿的看法。中美关系原本在冷战结束、天安门事件发生后的一段关键时刻,有可能提前进入对立,但九一一转移了美国视线,也让中国继续获得韬光养晦的三十年黄金期。如今,一两代人所熟悉的国际合作与发展的和平局面,恐怕会因为中美关系的质变而成为过去。

中美关系由合作转为竞争,会否进一步恶化为斗争乃至战争,结局不应当是悲观的宿命论,因为历史最终还是由人来决定的。但是,各种不为主观意志所左右的因素,却告诫人们不能过于乐观。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强人政治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时代精神的反映。中美关系的走向并不会因为他的去留而发生巨大改变。观察家大多认为,美国对华政策的认知由合作转向博弈,已经是华盛顿两党精英的普遍共识。

就北京而言,尽管不愿意在时机未成熟之前挑战美国,也不可能在自己实力壮大之际同意城下之盟。更何况,美国的贸易条件被中共视为欲颠覆现有体制,所以更不会轻易退让。双方的贸易矛盾,因此看不到妥协的空间。敏感的商界已经开始为中美博弈的后全球化时代悄悄布局,跨国产业链的重设已经初见端倪。最核心的问题是,中美斗争所带来的全球地缘政治和经济的巨大改变,能否和平进行?如何避免冷战后的和平红利消耗殆尽,或许是今后世界共同的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