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中东政策生变美伊冲突升级

今年5月8日是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一周年,伊朗当天宣布停止履行这份于2015年签署的协议部分承诺,并将逐步恢复核武的研发。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突然取消访问德国,赶赴伊拉克展开中东部署工作。据美国表示因接获可靠情报,伊朗正准备对中东地区包括派驻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美军及相关军事设施发动袭击,已在5日派遣航空母舰“林肯号”编队和B-52隐形轰炸机前往中东,一时美伊冲突的风雷隐隐然出现。

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后重新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对德黑兰造成严重打击,去年伊朗经济萎缩3.9%,今年预计国内生产总值会进一步萎缩6%。伊朗石油出口量至今已下跌将近一半,制裁若升级将进一步冲击高度依赖石油出口的伊朗经济。伊朗总统鲁哈尼上周三警告将重启浓缩铀活动,美伊对立有升级之势。

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一年来,对伊朗施压力量不断加大,从政治外交、经济制裁到现在的军事威吓,但2001年的阿富汗战争和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极大地消耗了美国的国力,特朗普吸取美国在中东身陷战争泥潭的历史教训,不可能会发动真的军事行动。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也试图切断伊朗与外部世界接触的桥梁,欧盟27国领导人上周四在罗马尼亚峰会期间讨论了伊朗核问题,并呼吁保留和完善伊朗核协议。

特朗普上台后,改变了过去美国政府既定的中东政策,退出伊朗核协议是第一步,这使得美国的中东外交政策变得不明确和不一致,目前仍无法看出特朗普政府的最终目标是什么。特朗普一度要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撤军,现在向伊朗施加更大的经济和军事压力,显示美国可能要加快解决伊朗问题的步伐。对寻求连任的特朗普而言,这也是明年总统选举战的政治考量因素之一。

特朗普曾说伊朗核协议是最坏的协议,只有伊朗是最大受益者,协议允许伊朗保留核设施,只是核设施的功能和规模受到限制。特朗普对伊朗发动紧密的军事压力,背后还有以色列的因素,美国已决定将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跟着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特朗普日前认定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指它支持中东地区的恐怖主义势力。以色列多年来不断同伊朗背后支持的中东武装组织发生冲突,以色列官方表示,美伊冲突如果继续升级,以色列可能面对来自伊朗的直接或间接攻击。攻击事件一旦发生,势必恶化中东的政治局势。

军事威胁行动会导致伊朗作出怎样的回应,要看中东复杂的地缘政治形势如何变化而定,那些不是伊朗核协议签署国的态度,以及签署方会不会履行协议,都将影响美伊接下来的冲突程度。随着事态发展,美伊对彼此的戒心正一天天加剧,特朗普政府显然已放弃过去对伊朗以拖待变的做法,试图在伊朗国内引发一股反抗力量,来推翻伊朗伊斯兰神权政治。

美国重启对伊朗的石油禁令制裁,并警告其他国家不得继续从伊朗进口石油,伊朗经济将面对更加艰难的局势。如果美伊紧张关系持续升级,未来或导致油价飙升;而作为弱势的一方,伊朗唯有突破美国的制裁和压制,积极争取其他中东国家对其石油进口的支持。

美军的军事部署行动,会不会就如伊朗革命卫队司令萨拉米所说的那样,只是美国的心理战术?不过,伊朗已警告会将在波斯湾出现的美军视为目标,不排除会迎头痛击,因此美伊之间不排除会出现擦枪走火的意外。至于国际原子能机构本月底公布伊朗核情况报告,又会将美伊的对抗导向哪个方向有待观察。如果伊朗全面遵守核协议,国际社会对伊朗的制裁或有改变,进而牵制美国的下一步动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