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文明对话才是正道

由中国倡议的首届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日前在北京圆满举行,共有来自47个亚洲国家以及其他域外国家的政府官员和民间组织代表2000多人与会,突出了不同文明应坚持开放包容、互学互鉴进行交流与合作的主题。我国哈莉玛总统也受邀出席大会,并与来自各地的与会者,分享了新加坡多年来不懈努力塑造和维持多元和谐社会的经验。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在2014年的亚信会议和2015年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提出了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的构想。因此,此次大会的举行,其实已历经好几年的酝酿和筹备,与中美当前的贸易战,以及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近日再现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无关。受《联合早报》访问的学者分析,中国在这次对话大会上强调合作和交流,也并非如亨廷顿所预测的那样,要联合其他亚洲国家一起与西方展开文明冲突。

无独有偶,新加坡也将在下个月19日至21日举办首届社会和谐国际大会(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hesive Societies,简称ICCS)。这是哈莉玛总统去年中提出的倡议,希望把大会办成声望堪比“香格里拉对话”的高层次跨种族与信仰对话会。大会预计会吸引约700名来自世界各国的学术、政府、宗教及公民等领域的思想领袖与专家出席。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已接受邀请,在大会上发表演讲。

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和即将举行的ICCS,同样是促进不同文明对话的努力,它们所构建的是能够促进平等和包容的对话和交流的平台。这和带有浓烈宿命意味的文明冲突论可谓迥异其趣。文明冲突论把人们的思维引向矛盾和冲突,最后很可能陷入武力冲突的死胡同,成为了自我应验式的预言。对话会则能够通过和平的交流,化解歧见、误解和其他矛盾,存异求同,最终达致和谐共赢。

美国和中国目前贸易战方酣,斯金纳近日突然抛出文明冲突和种族矛盾论,不免让人怀疑,美方是要把文明冲突论当作贸易战的武器使用,然而似乎并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么做最终所可能导致的可怕后果。美国与伊斯兰世界之间的矛盾及战祸,或许真的印证了亨廷顿的说法;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说是印证了单向思维的危险性。

根据亨廷顿的说法,冷战后的世界矛盾将以不同文明之间的博弈为核心,博弈结果将改造全球地缘政治秩序。美国所面对的两大对手将是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由于不同文明无法改变对方,所以博弈的性质将异于传统的国际冲突。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或政府把一个学者的理论捧为真理,那么东方和西方将永远无法走到一块儿,世界也将永无宁日。这就是单向思维的危险与可怕之处。以之作为贸易战的武器,更是极度不负责任的。

无可否认,不同文明都有各自的特质,彼此自然也有这样那样的差异之处,但这不等于说彼此就非得相互冲突,斗个你死我活不可。亚洲文明对话会和ICCS所展示的,正是与冲突相反的思维和出路。文明差异确实存在,但冲突却不是必然。要诉诸武力还是追求和平,完全在于决策者的选择。

文明对话和文明冲突此时此刻的同时显现,说明文明所处的世界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潮,一股倾向于以和平手段解决问题,一股则是倾向于诉诸强权和暴力。两股力量走的是完全相反的道路,哪一条才是正道是不言而喻的。中国、新加坡以及所有其他爱好和平的国家,必须协力确保世界走上对话与和平的正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