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澳洲选举结果冲击民主政治

社论 2019年5月21日

澳大利亚大选结果让各界始料不及,选情低迷的总理莫里森所领导的自由党与国家党执政联盟爆冷胜出,有望走出联盟政府走马灯换总理的困局。尽管选前几乎所有民调,包括民间赌盘均指向在野的工党会赢得选举,选民却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同时,舆论普遍认为工党的环保政策主张,得到主流民意的支持,选举结果则表明选民更在意经济表现。跟欧美所出现的情形一样,选民日益关注贫富差距现象,使得工党偏离代表中低收入蓝领阶层利益的传统立场,遭到选民的惩罚。

自莫里森宣布举行大选后,在选前共发表的16个民意调查都表明,工党将赢得选举上台执政。连一向准确的民间赌盘,也都押注在工党上。一家博彩公司更在开票结果确定前,提早发放押注工党的彩金。选举的意外结果不但让民调机构颜面尽失,也暴露了在大数据时代民调工作的重大缺陷。传统民调都是根据人口结构抽样调查,但随着越来越多家庭不再使用民调机构所依赖的固线电话,民调的样本变得越来越不可靠。

民调结果是民主政治,特别是大选时社会的重要参考信息,有时候甚至能起到左右选情的效果。现代文明的特质之一便是可预期性所带来的稳定,以及基于此的长远规划。如果预期失准成为常态,势必冲击社会乃至经济(例如投资者的预期心理)稳定。因此,如果民调失灵,对民主制度的伤害不言而喻。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当选,以及英国脱欧公投过关,都是跟民调结果南辕北辙。澳洲的民调错误因而可能不是孤立现象,值得学界进一步分析。

工党之所以在选前被看好,主要是因为民调发现,气候变化是本届选举的重大课题,认为气候变化是最重要课题的选民,从2016年的9%飙升到2019年的29%;超过60%同意必须付出代价来应对问题。为顺应民意,执政联盟早前还推出碳排放税,但却引爆了自由党内部的权力斗争,使得换总理如走马灯。争取执政的工党看准机会,宣布了具体的应对气候变化的绿色选举纲领,包括明确的碳排放顶限、大量投资发展可再生能源等等。

但是,选举结果却证明选民其实更重视经济表现。虽然他们表示关心气候变化,但是他们显然同样担心绿色政策将导致电价和油价上涨。绿党得票率只微升了0.5%,间接说明了这个现象。工党的绿色政纲也疏离了煤炭工人,盛产煤炭的昆斯兰州有好几个摇摆选区最终决定抛弃工党。澳洲经济骄人的27年不间断增长,显然也有利于执政党的选情。美中贸易战持续升温的态势,为依赖出口的澳洲经济带来不确定性,也可能让选民趋向保守。工党的绿色政纲因而显得有些激进,反而吓走了部分选民。

跟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一样,贫富差距在本届选举中成为中低收入选民的关注点。一向代表他们的工党,却表现得越来越疏离,反而更代表城市中产阶级的利益——气候变化正是中产阶级所关注的课题。西方社会主流左倾政党脱离传统支持群众,似乎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也间接导致民粹主义势力接手代表这些弱势群体。幸好澳洲的强制性投票制度,确保中间选民参与投票,保护了主流政党的地位,有效遏制了极端势力的崛起。

澳洲大选反映了当前民主政治所共同面对的问题,包括选民对主流政党和政客失去信心,左右两翼的极端势力蠢蠢欲动,社会在全球化压力下可能导致对立和撕裂。在澳洲,调查发现,2007年高达86%民众满意民主制度,2018年仅有41%感到满意。政治信任同样在下降,联邦政府、州和地方政府,以及政治人物的公众信任度分别为31%、33%和21%;超过60%质疑政客的品格和诚信。民无信不立,孔子的格言,值得民主体制集体反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