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选后欧盟面临重大挑战

2019年5月28日

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出炉,正如预测,极右党派和民粹政党席位大增,但主流政党挡住了民粹主义势力所发起的攻势,基本保留其在欧洲议会的权力。由于民粹主义和疑欧政党联盟在欧洲成员国内崛起,这场选举成为民粹主义者和建制派激战的战场。选举结果对欧盟重量级领袖是个新的挫败,也对布鲁塞尔的领导共识构成挑战。

今年成立的英国“脱欧党”在英国各政党中得票率最高;德国执政联盟党得票受重挫,社民党遭遇滑铁卢,重视环保议题的绿党成为大赢家;而勒庞领导的法国极右政党国民阵线,则击败总统马克龙所领导的共和前进党。民粹主义者在这场被视为1979年以来最重要的欧洲议会选举中高歌猛进,势必改变欧盟未来五年的政治经济决策的调子。

欧洲议会两大党团“欧洲人民党”(EPP)和“社会主义者和民主人士进步联盟”(S&D)所赢得议席大幅减少,这两个亲欧政党分别赢得173个(下降44个席位)和147个席位(下降40个),而另一个亲欧的“欧洲自由民主联盟党团”(ALDE+R)预计赢得102个席位(上升34个席位),这三大党团必须合作,才能在751个总议席中过半。

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投票率为43%。这次很多国家投票率都告上升,估计达51%,显示经济政策、移民、共同防御、社会福利及气候变化等切身课题,激起4.27亿个选民的投票热情。虽然根据“欧洲晴雨表”(Eurobarometer)的民调,61%欧洲人民支持国家留在欧盟,为1990年来最高水平,但民粹主义及极右势力的风潮席卷欧洲所带来的冲击越来越发明显,欧盟必须防范未来五年陷入更大的民粹主义噩梦。

欧盟领导人近年来设法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以应对全球化的挑战,但选举结果反映出成员国人民的心思改变,例如意大利的民族主义领袖萨尔维尼就主张缩减欧盟的合作,高举“本国优先”的大旗。可以预见的是,选举结果将考验欧洲议会今后五年的领导方向,能否团结一致面对内忧外患,还是慢慢改弦易辙,各走各路。这些都有待选后各国国内政治局势发展情况而定。部分国家如希腊执政党因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失败,将被迫宣布提前大选,社民党的惨败则让德国总理默克尔政府前途未卜。

尽管极右党派和民粹政党的胜利,使得亲欧政党无法像以前一样轻易组建大联盟,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选举结果对于欧洲民主发展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它有助提高民众对欧洲议会运作的重视,但无疑将使得布鲁塞尔的决策过程更为复杂。

由于欧洲议会是欧盟三大机构(另外两个是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中唯一由选举产生的机构,议会的权力近些年来不断扩大和改变,因此所制定的政策对成员国的国民有着深远影响。同时,欧洲议会也负有监督其他欧盟机构的责任,以及有权批准或者拒绝接受欧盟委员会主席和委员人选,目前欧盟有五个高职将在选举后换人,包括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理事会主席、欧洲议会议长、欧洲央行行长及欧洲外交政策高级代表,这次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将使得人选更难确定。

在这次选举中,传统主流政党实力减弱,民粹政党和极右党势力大有斩获,未来议会各派政治力量更趋多元,当选议员在欧洲议会中会提出更多本国的政治诉求。这不仅冲击欧洲议会各党派力量的平衡,也对欧盟领导机关及各国接下来本身的国内选举产生影响。选后的欧盟和整个欧洲已开始面对重大的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