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泰国民主蹒跚前行

2019年6月8日

于3月24日举行大选的泰国,经过两个多月的延宕后,总算尘埃落定。亲军方的公民力量党先后拉拢了大小19个政党,组成了执政联盟。国会日前也选出了新首相,现任首相巴育一如所料胜出,从军人政府首相正式换身为民选首相。

泰国国会选举首相的程序特殊,由上下两院的议员一起选,两院共750议席,即上议院250席,下议院500。关键是上议院议员全数由军方直接或间接委派,下议院500议席中,300个民间投票直选,其他按某种比例分配给参选政党。前一安排旨在巩固军方实力, 后一安排则旨在削弱大党的实力。泰国从前首相达信时代以来的大选结果,几乎都是亲达信的政党独占鳌头。

但分散的结果是下议院的零碎化,这次大选,亲达信政党势力已有所衰退,但亲军方的公民力量党却必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拉拢其他18个小党才能组成多数,而且也只是非常微弱的多数,仅仅比由七个反对党组成的反对党民主联盟多出四个议席。

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党“未来前进党”的横空出世,一举赢得80席,成为国会三大党之一。与巴育对决的正是这个新党的党魁塔纳 通。塔纳通无疑是一颗政坛新星,其耀眼的光芒也已掩盖了达信。有人形容,对泰国保守的既定体制而言,塔纳通就像是新达信。他和他的同僚都是三四十岁的一代,代表的是求新求变和反对旧体制的年轻选民,对现行体制是一大威胁,因此受到各种打压也在预料之中。塔纳通本人就在选后被宪法法院暂停议员资格。

以未来前进党为代表的新兴民主势力和现行体制(王族、军方、法院和官僚体系的结合体)的矛盾,以及后者对它的排挤和打压, 将形成新旧两股势力的对垒,为泰国今后的政局埋下一大不确定因素,也将是巴育首相政治能耐的一大考验。

对成功连任的巴育,首先必须做的是筹组联合政府,19个政党要如何在新政府里分摊各个职位,肯定不是件容易的事。除了国防和内政两大要职必然会由具军方背景的人出任,其余内阁职位将如何分配,肯定会引起一场内部的角力。巴育必须确保分肥过程不致引发严重内讧。

在组阁之后,巴育面对的第二个挑战是要如何提振呆滞的经济,兑现要提高最低工资,改善国家福利和提振经济等的竞选承诺。一般认为,新政府由多个政党组成,是个不稳定的执政联盟,也必会面对决心终结军事统治的民主联盟的竭力掣肘。新政府将如何回应大选中凸显的年轻选民的诉求也值得关注。

在这种情况下,执政联盟往后要在下议院通过立法将有困难,而新政府也随时可能面对议会提出不信任动议。这种种不确定因素将使投资者裹足不前。比方说,估计须斥资450亿美元的东部经济走廊发展项目,如果无法在国会顺利获得支持,就可能拖延上马的时间。

泰国历经五年的军政统治后转为民选政府,这并不是头一遭。在此之前,泰国民主政治经历了长达十多年的红衫军和黄衫军的长期对峙,可以说人心乱久思静,不过,随着新一代的成长,新的民主政治诉求也接踵而至。与此同时,军人势力对政治的渗透也已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两者的博弈将决定泰国未来的政治走向。就这点来说,泰国的情况和缅甸倒有几分相似。

泰国民主一路走来,步履蹒跚,反反复复,这和泰国固有的历史文化和社会背景是分不开的,也难以改变。但相信多数泰国人都希望这次转变能带来较持久的稳定。泰国民主的前路应该怎么走,只能由泰国人自己决定。作为亚细安伙伴和近邻,只能给予美好祝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