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健康长寿才算乐龄

卫生部网站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2017年,国人预期寿命是84.79岁,而预期健康寿命是74.22岁。换句话说,国人在生命终点之前的10.6年是处于健康不佳的状态。相比之下,在1990年时,国人的预期寿命与预期健康寿命之间的差距是九年。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自然规律。然而,疾病缠身的长寿,对个人、家庭以及社会都是沉重的负担。长期卧病在床或是经常进出医院度过余生,夺走了老年人的生活素质,也为家庭成员在护理老年人方面,带来极大的经济与精神压力。常言道,久病无孝子,反映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从国家的角度而言,预期寿命与预期健康寿命的差距拉大,意味着在财政开支、医药保健以及老人护理方面,面对更严峻的挑战。

新加坡人口老龄化的趋势,耳熟能详。再过10年,我国人口中,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人超过65岁。因此,如何让这群向来被视为“依赖人口”的年长人士能过上充实的乐龄生活,并继续为社会做出贡献 ,关乎新加坡的生存与发展。在2015年,李显龙总理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会议上指出,人口老龄化不一定会引发“银色海啸”,只要打造亲乐龄社会,也能将这个难题转为契机,让它成为一股推动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积极动力。

其实,在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方面,新加坡采取了整体政府的全方位策略。政府大幅度提高医疗保健的开支,并先后出台建国一代以及立国一代配套,让年长人士享有更高的医疗补贴。此外,通过公积金的终身健保以及终身入息计划,国人在退休过后,生活有基本的保障。

另一方面,政府在老人护理方面,也增加了不少投入,以让更多年长人士在他们熟悉的地方原地养老。新加坡扬弃福利社会的政策,但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措施却不断推陈出新。例如,政府将在明年推出终身护保计划,这是一个重度残障保险,保户一旦因中风、失智等病患而生活无法自理,每月可获得一笔现金应付长期的护理。

人口老龄化是一个多面向的课题,政府固然扮演重要的角色,但个人、家庭、企业以及社会的配合,才能将“银色海啸”转为发展的契机。新加坡目前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2岁,而预期寿命约85岁。国人必须为23年漫长的退休生活,做好充分的准备。这不仅关乎个人的利益,也对社会以及国家有显著的影响。

由于预期寿命以及预期健康寿命差距拉大,国人有必要对自己的健康负起更大的责任,以减少疾病的风险因素。此外,在健康允许下,年长人士在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也可考虑继续从事部分时间的工作,以保持身心的活跃,并减轻生活开支的忧虑。许多人在职场奋斗多年,工作让他们满足自我实现的要求。即使选择裸退,年长人士也应终身学习,并积极参与社会活动,以免在退休后无所事事导致生活顿然失去动力,健康也亮起红灯。

虽然退休的生活方式是个人的选择,但是家庭以及社会的配合,有助于确保年长人士继续保持身心的活跃,并继续为社会做出贡献。活跃的乐龄生活,能提高年长人士的生活素质,不仅延长预期寿命,也延长预期健康寿命。这对个人、社会以及国家都有好处。新加坡不是唯一面对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国家。在最近举行的二十国集团财长会议上,人口老化被列为“全球风险”之一。所幸新加坡有充足的资源以及长期的规划,处理人口老龄化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