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劳资共建职场新文化

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前天在2019年新加坡女企业家奖颁奖礼上,鼓励更多女企业家起带头作用,在职场上推动灵活工作安排。既要发展事业又要照顾孩子,这是很多职业女性走过或未来将要体验的人生阶段,她们“在工作岗位上实践她们的点子,将这些点子化为成果”。灵活工作安排对职业女性越来越重要,这也有助于面对人力需求压力的雇主留住有经验的员工,包括已达退休年龄的年长雇员。

人力部在今年初发表的“雇佣情况调查报告”显示,灵活工作安排是保留员工的最大因素,其次才是年假福利和每周工作日的减少等等因素。这项调查覆盖了3700家公司,他们雇佣超过130万员工。

灵活工作安排成为了政府应对劳动力增长停滞的一个有针对性、实际可行的办法。政府这两年来加大动作,鼓励企业界推动职场新风气。工作与生活取得平衡,才能提高新加坡人的幸福感,最终也有利于鼓励年轻夫妇多生育,因此,灵活工作安排也必须考虑到已婚男性员工的处境。今日社会鼓励丈夫与妻子分担照顾家庭的责任,因此夫妻都应该在灵活工作安排下受惠,两人都应兼顾家庭与工作。

人力部2014年推出工作与生活平衡津贴计划,协助雇主负担发展、试验和长期推行灵活工作安排的成本。人力部高级政务次长刘燕玲今年3月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人力部开支预算时宣布,工作与生活平衡津贴经费从目前的3000万元提高至1亿元,申请津贴的期限也延长三年。政府大幅提高津贴,目的不言而喻,雇主应该善用津贴,让员工视个人与家庭情况灵活安排上班时间。

此外,工作试用计划和分担工作制的目的都在于提高本地劳动力受雇和保留工作的机会,这些计划也照顾到雇主的利益。工作试用计划并非全新的概念,给新员工试用期本是职场的传统做法,现在则是吸引那些因个人和家庭因素而离职一段时期的人回返职场,协助他们找到适合他们能力和生活节奏的工作。

分担工作制在美国和澳大利亚已相当普遍,在本地则还有待推广。在分担工作制下,一般员工不必专于一样工作,而是多职能,方便员工之间的工作互补,有利于灵活工作的安排。

在科技与数码化的冲击下,今天的职场工作模式已有很大的改变,员工在家工作和在固定的场所上班没有显著不同,最重要的不是实际上班时间,而是工作的成果和效率。如果一家公司情况允许,不妨让更多员工,不论性别和年龄有较多时间在家工作,公司甚至可因此缩小办公室的空间而节省成本。所以,政府一方面推动灵活工作安排的风气,也可以向有意全面推行这个计划的公司机构提供咨询,协助他们重新调整整体工作模式。

随着时代的改变,劳资双方对工作时间的规定应该根据不同行业和不同机构而给予更大的运作空间。过去那种硬性规定的工时是为了保护员工的利益,但若一成不变反成为灵活工作安排的障碍。

根据人力部的预测,年龄介于20岁至64岁的劳动人口明年将达到220万人的高峰,随后不再增长。过度依赖外来劳动力已非上策。放眼未来,人口老龄化和人力紧缩,要求劳资关系作出必要和及时的改变。劳资双方加强这方面的共识,才能共建新时代的职场新文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