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不可忽视和谐社会底下暗流

多年努力得来不易的和谐社会,今后更加依赖各族国人跨越种族的国民意识来加以护持和巩固。(档案照)

字体大小:

由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和种族和谐资源中心OnePeople.sg展开的调查发现,新加坡的种族与宗教和谐在各项指标有显著改善,跨族群社会信任度明显增加。但报告也重点指出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少数族群在职场上感受被歧视的问题呈稍微上升趋势。

两机构是从去年8月至今年1月,向约3000名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展开调查,并额外访问多1000名马来与印族同胞。根据调查数据,约三分之一的马来或印族同胞觉得“有时候、经常或每次在职场上受到歧视”;在申请工作方面,22.3%的马来同胞感受经常受到歧视,比率高于2013年的19.4%。在争取升职方面,觉得受到歧视的异族同胞比率增幅显著。例如,认为有时候会受到歧视的马来人,比率为32.4%,比2013年的26.7%高得多。

单从数据来说,少数族群在职场上被歧视,到底是一种事实还是一种“感觉”,并不容易区分。由于种族夹杂了宗教的敏感性,少数族群中有少部分人有被歧视的经历和感受。这个问题也许难以完全消除,就因为这样,这成了我国不断巩固种族和谐的一大目标。华族雇主更必须时时自我警惕,他们的聘用和升迁标准必须基于条件、能力和表现。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企业界在这方面还有努力的空间。

年龄介于18岁至25岁的千禧世代年轻人,对与异族同胞交流和互动,持更开放心态,他们对少数族群的信任度也更高。这个正面信息可以让我们更乐观地展望,不分种族将成为一种职场伦理。种族之间的信任度也因之进一步加强。

近日,网络平台发生的一起种族事件,再次突显了我国的种族和谐并非理所当然。网红普丽蒂与说唱歌手苏峇士制作的视频,原是为了反击他们不认同的另一个广告视频,但却做得过火,近三分钟的说唱内容不仅用脏话侮辱华族新加坡人,还有比中指的不雅举动。前天下午在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的干预下,它已从社交平台取下。引发此次事件的广告,以涂深肤色扮马来人和印度人的手法,虽然没有触犯法令,但这种手法不只没有品味,也令不少人厌恶。

这两个例子的性质有轻有重,但都触及了种族的敏感性。所谓“敏感性”,说的是一种情绪和感受,不管是少数族群或是多数族群,都会被其他人的有意或无意的语言或是行为刺激和冒犯。若是在其他种族关系紧张的社会,这类偶发事件都可能被人利用,以制造更大的事故,而造成种族间的冲突。

在我国种族和谐的表象下,多元社会仍旧存在一些暗流,任何不利种族和谐的负面例子,从职场的歧视到侮辱或仇恨异族同胞的语言和动作,不可能完全杜绝。因此,法令必须跟上时代的发展,拟议修订《维持宗教和谐法令》,便是为了加强应付互联网时代所带来的挑战。视频逾越界限之类事件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政府的制裁行动即使有理有据,法律行动仍旧是最后一道防线。

这类偶发事件对整体社会也起着教育作用,当事件涉及言论和创作空间,总会引发热烈的讨论或争议。法律划定界限,平时相安无事时,容易让人放松戒心,不以为意;偶发事件则突显了界限的存在与尺寸的松紧。多年努力得来不易的和谐社会,今后更加依赖各族国人跨越种族的国民意识来加以护持和巩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