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收入增长有赖于经济增长

与五年前相比,所有居民住户家庭的收入都有所增长,多数家庭收入的增加也高于开支的增加。(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19年8月3日

新加坡统计局星期三公布的五年一度(2017/18年度)家庭开支调查报告显示,与五年前相比,所有居民住户家庭的收入都有所增长,多数家庭收入的增加也高于开支的增加。

根据报告,本地居民的平均每月家庭收入达到约1万1780元,高于2012/13年(上一次调查)的约1万零470元,年均增幅约为2.4%,若扣去通货膨胀率则为2.2 %。根据调查的定义,家庭收入包括雇佣收入、经商收入和其他非工作所得,如投资收益、租金收益和政府津贴等。

至于开支方面,本地居民的平均每月家庭开支是约4910元,同样高于2012/13年的约4720元,年均增幅约为0.8%。值得关注的是,收入最低的20%家庭,平均每月家庭开支为2570元,相较于2235元的平均每月家庭收入,超出了约300元,也就是入不敷出。不过,他们的家庭开支增长也是所有收入群体中最快的,过去五年年均增长3%。

低收入家庭开支高过收入,一方面可能是由于物价的上涨,但核心通胀率这几年来都一直维持在低水平,加上政府通过各种财政转移措施扶助,一般来说应足以抵消通胀的压力。另一个导致开支超过收入的因素,也许是人们生活方式或消费方式的改变。比方,旅行已被视为一种必要的消费。

另一个反映生活方式改变的现象是手机的普及。家中装有电话线的家庭,过去十年来稳步减少10%,而手机持有率增长最显著的,正是来自于收入最低的20%家庭,从2007年/08年的80%上涨了12个百分点,达到92%。

人口老龄化也是一个因素。社会学者就指出,收入最低的20%家庭之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一家之主是65岁及以上的年长者。这个群体的多数人已没有工作收入,但同时却很可能都面对医疗相关开支的增加,如需要聘请看护者。因此,政府的财政转移,包括诸如建国一代、立国一代配套,对这个群体可说是日益重要。

报告就发现,收入最低的20%家庭,非工作所得占家庭收入的比率,从2012/13年的四分之一,增加到了2017/18年的三分之一。这类非工作所得包括定期的政府转移、孩子亲戚给的家用、公积金每月入息等。

我们不知道在低收入群体中,打零工的人占了怎样的比率,但这个群体一般上没有固定收入,也没有公积金或其他福利(部分收入较高者或许会给自己缴公积金或购买保险),不少人也可能属于就业不足的一群,在面对经济动荡时,家庭经济情况也会显得格外脆弱,是需要受到特别关注的群体。

无论如何,这次调查所得还是令人鼓舞的,它显示我国一般家庭的生活水平,过去五年来继续平稳提升,低收入家庭也没有掉队。这和包括欧美等许多国家的工薪阶级的境遇截然不同,这些国家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至今,都一直面对工人收入停滞的问题,社会不平等加剧,因此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民粹政治风潮。

说到底,工薪阶层家庭收入的增长有赖于经济整体的增长。而对出口型经济体来说,经济的增长极大程度上靠外需。目前,中美贸易战越打越激烈,原本已欲振乏力的全球经济因此雪上加霜,新加坡的经济无可避免遭池鱼之殃,增长速度明显受挫,我们必须为应对酝酿中的经济风暴做好准备。

好在政府和工会都已有了对策。最近,副总理王瑞杰和职总秘书长黄志明先后表示,倘若全球经济急转直下,我们已准备好援助配套来协助企业和员工。职工运动已做好准备,能协助工友挺过困难时期。对广大工薪群体来说,这是重要的定心丸。但面对不确定的前景,这应该也是适当节约的时候。

虽然近在眉睫的经济难关和1997年、2001年和2008年的三次经济危机大不相同,但我们相信新加坡特有的劳资政三方协作模式,将会又一次发挥作用,使我国经济渡过险境,并捉住未来增长的新机遇,继续为所有工薪家庭缔造更美好的未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