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传承开放包容社会价值

社论 2019年8月5日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连同种族和谐资源中心的最新调查发现,国人对外来移民的接纳程度,在过去五年保持不变。让人欣慰的是,年轻国人对新移民的态度更为正面。但是,调查也发现,高比率的国人认为,新移民融入新加坡社会的努力还不够。分辨亲疏内外是人的本能,特别是在非常时刻,因此,保持开放包容的社会价值,必须持续不断。

新加坡人对外来移民的接纳程度高,反映了我们原本就是个移民社会的本质。调查发现,87%的公民和永久居民认为,他们能从新移民的文化学习良多;90%认为有不同族群为邻是件好事;72%表示他们喜欢结识新移民。19岁到30岁的年轻人则清楚地意识到,新移民有助于促进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在另一个于2016年的调查发现,六成的年轻人相信新移民跟国人一样,对新加坡的发展做出贡献;44%认为新移民积极融入本地社会。

然而,还是有高比率的国人觉得,新移民在融入本地社会方面可以做得更好。最新的调查指出,67%国人表示新移民融入社会的努力并不够。这一结果尤其值得重视。移民问题在2011年大选时成为焦点,正是因为在之前的数年,移民政策放宽得太急,使得社会普遍感受外来人骤然增多,导致公共交通、住房和医疗设施等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

当年的大选,首次出现了强调维护本地人权益的国人为先党,社会对新移民的观感也普遍不佳,网络上更因为几起涉及外国人的冲突,而爆发了排外的情绪。新加坡人觉得新移民不但挤占公共资源,更在职场上和教育上剥夺了本地人的机会。这些危险的矛盾,因为政府后续收紧了移民政策,同时加大公共服务的供给而有所缓和,可是教训之深刻,却是必须牢记的。

宽松的移民政策,固然有助于持续推动经济增长,尤其是一些新移民带来的投资,创造了新就业机会,而具规模的新移民人数,也提高了经济需求。但是,新移民人数若增加得太快太猛,就容易导致他们更倾向于抱团取暖,缺乏融入本地社会的动力。如果再加上生活习惯和价值观的差异,以及本地人被激起的排外意识,就必然危及社会和谐。

此外,新加坡多元种族和宗教的现实,以及主要由移民所组成的历史,也意味着不同族群的宗主国所发生的政治矛盾,能轻易在本地引发类似情绪。1980年代斯里兰卡内战,反叛的淡米尔之虎游击队就获得新加坡淡米尔族群的同情,使得政府不得不公开警告本地淡米尔人不得介入斯里兰卡内政。不难想象,如果太多新移民仍然心系宗主国,类似把国际矛盾带入本地的现象还可能会重演。

另一个值得留意的问题,是当前民族主义意识在全球的复兴。新加坡建国历史短浅,国民的集体身份认同还处于构建的起步脆弱阶段。通信科技的进步,让很多新移民随时保持跟故乡的紧密联系,这或许妨碍了他们关心新加坡并培养认同感的意愿。如何有意识地在教育、社交等方方面面,鼓励新移民建立新的身份认同,无疑任重道远。

持平而言,第一代移民关心故乡,是人之常情,毕竟那里充满了他们成长和人格形成的宝贵记忆和真实感情。与此同时,他们也有义务培养对新家园的认同,并且拥抱新加坡尊重多元的价值。这种新的身份意识,不但有利于他们的融入,更有助于强化新加坡的社会和谐。世界正进入新一轮的纷扰时期,经济前景乌云密布,各类社会矛盾,特别是移民融入课题,恐怕会因经济危机而重现。我们必须未雨绸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