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多元角度提高国人历史认识

社论 

在庆祝建国54周年和纪念开埠200周年之际,政府大厦前大草场和新加坡河上的三座桥将被列为国家古迹别具意义。大草场在新加坡开埠三年后就存在,过去近200年来见证了本地许多重大历史事件。毗邻的三座桥:埃尔金桥、加文纳桥与安德逊桥自19世纪以来便构成新加坡的城市风景线。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日前出席国庆预演时宣布这项消息,我国国家古迹名单所列的72项将增至74项。随着时代的演变,国家古迹名单还会继续增添其多元性,我国的历史遗产也将会不断丰富。

英殖民时代,每逢农历新年、英国皇室成员生日或特别周年庆等,大草场上就会举行庆祝活动。1959年自治时,尤索夫宣誓成为第一位国家元首,1963年新加坡宣布加入马来西亚联合邦等等历史事件都发生在大草场。它也见证日本侵略军在政府大厦的投降仪式,1966年我国建国后的第一个国庆检阅礼,给大草场赋予新的时代任务。

新加坡河推动了新加坡的自由贸易经济,河上这三座桥沟通了河的南北两岸,促进两岸的建设,城市景观由河的两岸扩展开去,逐渐发展成现代新加坡市区。它们建于1869年至1929年间,所用建材和造桥技术也展现了当年的工程技术水平,是今天研究殖民地时期建筑风格的宝贵案例。

王瑞杰在面簿贴文中指出,“大草场和这三座桥承载了新加坡的开放价值观和多元文化,希望它们不仅让国人想起新加坡的过去,也提醒大家未来须继续保持开放态度,跟世界接轨、与时并进”。这也点出了它们被列为国家古迹的现代意义。多元与开放标志着新加坡必须不断巩固的立国之本,许多建筑和路名承载着时代沧桑,幸好我国建国后没有刻意通过重新命名,以满足高涨的民族情绪,否则今天我们要来重新认识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标就不容易。

对于建国历史短浅的新加坡,一个大草场不就是一个草场,一座桥不就是一座桥,一条路不就是一条路,人们很容易忽略它们背后的历史。历史必须有所继承,名字则是今日与昔日之间最好的联系。

在这三座桥当中,埃尔金桥的名字多年来时有争议,因为它所纪念的是一个英殖民时期印度总督埃尔金,他曾经率领大军参与英国与满清的第二次鸦片战争,并下令英法联军洗劫和火烧圆明园。对英帝国主义者而言,他是一位功臣,但对鸦片战争存有痛恨的新加坡人,他是“恶名昭彰”。持不同看法的人认为,他的确是英殖民史上的一位风云人物,英殖民者在殖民地以一座桥纪念他,反映出当时英殖民政府对他的历史评价。

在惹兰勿刹一带有一条贝当路(Petain Road),多年前曾遭法国驻新使馆抗议,这条路以第一次世界大战法国战争英雄贝当将军命名,法国当时是英国的盟国。英殖民者以新加坡的一条路命名纪念他,表达对他的敬意。然而,贝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却又变成卖国贼,身为总理的他竟然让德国占领法国,自然改变他在法国历史上的地位。

大草场和三座历史名桥成了国家古迹之外,它们背后的历史当会引起国人更大的关注。其他未被列入国家古迹名单的历史性建筑、桥和道路的名字也有一定的典故,可为新一代提供珍贵的教育素材。我们从多元角度提高国人对我国历史的认识,有助于加强新加坡人的国家认同和对这片乡土的热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