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马国种族主义已被政治工具化

马来西亚联邦政府去年实现建国以来的首次政党轮替,但近一年来种族主义课题频现,近日涉及华文教育的爪夷书法课风波,更是引爆华社怒火。希望联盟政府上台后的种族政治课题有加剧的趋势,使得要在政治、经济和社会迈向更平等的“新马来西亚”愿景蒙上阴影。

马国传媒7月底报道,从明年起,华文及淡米尔文小学高年级班的马来文课,将加入爪夷书法鉴赏的内容。华小和淡小的学生必须在马来文课堂上学习爪夷书法,引起华印社会的不满。马国华校最高机构董总要求政府取消这项政策,被首相马哈迪谴责为种族主义组织,给这场风波火上添油。面对强烈不满,政府近日再放松立场,将爪夷书法改为选修课,须经各校的家长与教师协会、家长和学生同意才会授课。

表面上,反对学习爪夷书法的人担心,这会加重学生和教师的学习及授课负担,给他们增加压力,也认为爪夷书法没有实用价值,学了无助于学生更好地掌握马来文。然而,没有宣之于口的更深层次原因是,华社担心希盟政府有推动同化非马来族群及推进国家伊斯兰化的隐议程。

华社这种担忧其来有自。马国始终没有一套统一的教育政策,除了主流的官办学校,非主流的华文教育是华社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华教过去长期面对国阵政府的生存威胁。希盟在去年大选击败国阵上台执政,承认华文独立中学统一考试文凭的竞选承诺跳票,让华社感到失望。教育部今年初宣布扩大大学预科班招生学额,但没有取消固打制,一些马来保守势力还趁机呼吁关闭华小及淡小,让华社认为希盟政府无意推行种族平等的教育政策。而今推行爪夷书法课,更触动华社担心政府推动同化政策的神经末梢。

由此可见,虽然以种族为基础的国阵下台,走多元路线的希盟上台,但种族化和伊斯兰化的政治及课题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有激化的趋势。这使得根深蒂固的族群思维不易改变,种族间缺乏互信的情况难以改善,非马来人社会对政府的信任难以提高。

虽然希盟采取多元路线,但去年大选结果显示,希盟获得非马来人的大力支持,却只获得约三成马来人支持。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也并非马来选民的当然选择,巫统和伊斯兰党成功结盟,使得土团党必须加强种族主义路线,同巫伊两党竞争马来人的选票。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虽然是希盟第一和第二大党,但面对必须争取马来选票和马来人至上的“政治正确”路线,不太愿意公开反对马哈迪的种族议程。巫伊两党不断指控华人大力支持的民行党控制了政府,也是通过种族主义来削弱马来人对希盟的支持。由此可以预见,为了选票,马国种族主义将继续被有心政客操弄,当作政治工具使用。

这样的种族政治是马国政坛的现实。要追求更平等的族群关系,意味着各种族必须放弃一些族群利益,来追求共同的利益与认同,要如何找到其中的平衡点是一大难题。即使各种族经常喊出跨族群的口号,但很多时候还是难以超脱族群本位和利益,即使想冲破种族界线,却会因为族群本位而增强了族群边界。

另一个现实是,马国从宪法到政治体制的设计,都以种族为基础。若要改变种族主义政治,执政党必须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和勇气,对宪法和政治体制作出改变,建立新的社会契约。从殖民者的分而治之政策,到三大种族政党联手争取独立建国,马国的族群思维和体制已根深蒂固,要改变无法一蹴而就。

长堤彼岸的这些风波,以及本地近期发生的电子付费平台争议性广告和网红兄妹制作的侮辱性视频事件,再次提醒我们,种族与宗教和谐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必须时刻紧盯这方面的工作,不能稍有松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