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慎防极端传教士破坏社会和谐

具争议性的印度籍回教传教士扎基尔奈克(Zakir Naik)最近在马来西亚引起轩然大波,他饱含种族主义的言论,遭致华社和印度族群的谴责。(欧新社)

字体大小:

具争议性的印度籍回教传教士扎基尔奈克(Zakir Naik)最近在马来西亚引起轩然大波,他饱含种族主义的言论,遭致华社和印度族群的谴责。马国警方因此援引刑事法典的“蓄意侮辱及破坏公共安宁”条文调查,前天宣布即日起禁止他在各州公开演说,并要求各州总警长及警察总监确保之前邀请他公开演讲的主办方终止这些活动。副警察总长马兹兰说,“警方是为了国家安全而决定这么做。” 目前共有七州政府禁止他的演说,包括柔佛、砂拉越、玻璃市、雪兰莪、吉打、槟城及马六甲。

53岁的扎基尔8月8日在吉兰丹演说时自称是马来西亚的“新客人”,并指华人及印度人是“旧客人”。他说,若有人要他这名新客人离开,则华人及印度人这些旧客人更应该先离开。他还指马来西亚的印度人效忠印度总理莫迪而不是首相马哈迪。扎基尔对自己日前引起反弹的种族言论道歉,并自称不是种族主义者。事件还未就此平息,他仍旧以长久居留身份待在马国,他的言行仍会受到各方关注。

印度政府指扎基尔涉及洗钱和散播恐怖主义而通缉他,并向国际刑警组织申请对他发出“红色通缉令”。如此具有争议,还可能给马国多元种族社会带来不安的人物,马国政府目前仍相当容忍,没有即刻取消他的永久居留权。

外籍回教传教士宣扬极端思想,加速回教徒的激进化,在马国早有先例,这个问题也是新加坡所关注的,因为发生在马国的极端事件,可能对新加坡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

新加坡政府不断重申,“任何主张暴力或对其他宗教恶意抹黑的外国传教士,无论国籍或宗教,都不获准在本地传教。”我国政府的坚决态度不是针对个别宗教,凡涉及社会和谐、国家安全的类似事件,政府都必须一视同仁,公正处理。

例如2017年9月,两名外籍基督教传教士不获批准入境发表演讲,其中一名传教士曾形容回教真主阿拉为“假神”,他还影射佛教徒为“迷失自我”的人。另一名传教士则多次提起“伊斯兰的邪恶”和“伊斯兰和穆罕默德的恶毒天性”,称回教“不是和平的宗教”。同年10月,受邀上游轮开讲的两名回教传教士被禁入境,来自津巴布韦回教宗教司依斯迈蒙克向来宣扬分离主义,包括指回教徒不得祝贺他人圣诞快乐或屠妖节快乐。马来西亚回教宗教师哈斯林则曾多次发言挑拨回教和非回教社群之间的和睦关系,更指非回教徒为“离经叛道”。

以上例子都是针对他教的严重侮辱与诋毁,远远超越新加坡多元社会所能容忍的程度。要维护我国的种族和谐、社会团结,我们就必须慎防宗教极端主义和隔离主义思想在我国扎根,一有不利苗头出现,当局就必须果断采取行动严厉对付。通过严格执法,我们才能向国际社会传达新加坡的坚定立场。像扎基尔这样在其国家就已被通缉的传教士,是不准许进入我国的。

要防止有问题的外籍传教士的渗透,政府和各宗教团体有必要保持顺畅和坦诚的沟通管道,宗教团体是第一道防线,在邀请外籍传教士前来之前就应该先对邀请对象有深入的认识。

我国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跟最近曾说,“新加坡仍存在种族主义,但情况有所改善。”若说本地已经不存在种族主义,无疑是自欺欺人的。社会上随时可能发生不同性质、涉及种族情绪的言行冲突,而这多半是个人的不理智反应所造成的。从警方给予警告到援引相关法令给予监禁处罚,执法机构严正对付,这类事件仍时不时会发生,但绝不能成为社会常态,更不能造成社会的裂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