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社企小贩经营者莫忘初心

社论 2019年8月28日

时隔30年,政府在2011年宣布重新开始兴建新的小贩中心,以舒缓国人对生活费上涨的忧虑,并在新的组屋区提供经济实惠的食物。紧接着,政府成立的小贩中心咨询小组建议,小贩中心的经营应从国家环境局转交给社会企业负责,以确保社区获得最大利益、为低收入以及弱势群体提供就业机会,并培育新一代的小贩。过后,小贩中心3. 0委员会就如何改进小贩行业提出建议,包括在个别小贩中心腾出摊位让新手小贩尝试经营,并通过中央洗碗服务以及无现金交易提高小贩的生产力。

政府接纳了小贩中心咨询小组以及小贩中心3.0委员会的建议。目前,共有13个小贩中心由社企经营,其中七个是新建的小贩中心,另外五个则是国家环境局在2017年转给职总富食客经营。到了2027年,还有另外13个新建的小贩中心将交由社企管理。

理论上,社企的使命是增进公众福利,而并非以追求自身利润最大化为目标。但与此同时,社企必须根据市场原则,与其他企业竞争,通过市场力量提高效率。要在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并不容易。

去年,社企小贩中心的一些小贩投诉,一些社企以管理冷气食阁的方式经营小贩中心。与环境局所管理的小贩中心相比较,他们缴付更高的租金,而且还有名目繁多的杂费。此外,他们也申诉一些小贩中心人流少,而社企还规定他们必须长时间经营。这在社交媒体引发广泛的讨论。经环境局的调查之后,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表示,这些讨论虽然出自善意,但有一些说法是误传。

她举例说,新小贩中心的小贩摊位中位数月租是2000元,而环境局管理的小贩摊位是1700元。但是新的小贩摊位面积较大,而且有更好的设施。此外,虽然新小贩中心摊主每月支付的杂费1500元,比旧小贩中心摊主的600元来得高,但是前者包括洗碗服务的费用。尽管如此,环境局对社企经营的小贩中心做出了不少改进措施,包括为摊贩承担中央洗碗服务的部分成本,第一年津贴50%,第二年则津贴30%。此外,它也要求社企小贩经营者与小贩对话,共同解决问题。

前天,许连碹博士又宣布推出“分阶段租金计划”,以减轻小贩开业初期的经营成本。在这计划下,未来新落成的13个社企小贩中心摊贩,首两年分别减租20%以及10%。此外,在七个新建小贩中心中,三个较新的中心摊位在下来六个月也获得减租10%。另一方面,在颁发经营执照时,环境局将更侧重考量竞标者向摊贩征收的总成本以及吸引人流的方式。

小贩中心向来是由环境局管理,因此引进社企经营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评估不同经营模式的利与弊。环境局管理小贩中心的模式, 是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在建国初期,政府为了清理非法流动小贩以及协助低收入群体的生计,在全岛建设及经营小贩中心,并在租金以及设施方面,提供大量的补贴。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政府停建小贩中心长达30年。如今,政府重新兴建小贩中心,并让社企经营,主要是为了提高小贩中心的经营效率,并吸引新的一代投身小贩行业。

在这个新的生态系统中,有四个利益相关者:一是环境局、二是社企、三是摊贩、四是食客。社企经营模式必须在四个利益相关者之中找到平衡点,但更重要的是要坚持小贩中心当初设立的社会宗旨,那就是为国人提供经济实惠的食物。正如许连碹博士所说的:“无论是新小贩中心或现有小贩中心,不管采用哪一种经营模式,所有小贩中心都是由政府拥有和监管,我们将确保小贩中心的食物是国人负担得起的,并且符合卫生,让小贩中心继续作为新加坡人的社区饭厅。”

社企毕竟还是商业机构,在经营方面有商业的考量,因此政府的监管至关重要。去年有关社企掀起的热议显示,政府的监管不应止于投标的评估,而且也应延伸到投标后社企的经营,以确保它们有效地履行社会责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