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强化家庭伦理逆转低生育率

早社论 

新一轮的结婚生育配套相当全面,基本上就可能造成低生育率的原因,对症下药,包括年轻夫妇对托儿服务的需求、幼儿的免疫、帮助不孕夫妇生育,乃至年轻人成家所须的住屋需求。对于那些有意结婚生子的男女,这些措施相信都很有吸引力。但是,釜底抽薪之道,恐怕还必须从强化家庭伦理入手。

愿意生儿育女的年轻夫妇,今后应当不必再过度担心负担不起托儿服务开销了。新配套提高了津贴额以及扩大能够获得津贴的对象,让更多年轻夫妇可以安心工作,而不必担心孩子无人照顾。月入3000元或以下的低收入家庭,每月的全天托儿费可低至3元,具体地说明了配套的有效性。此外,孩童的医疗开销也获得补助,疫苗注射将获得更多津贴。同时,政府将调整住屋政策,为准备成家的首次购屋者提供更多援助。

对于那些不孕的夫妇,新的辅助生育措施取消了人工受孕的45岁年龄限制。不孕夫妇本来就面对相当的精神和社会压力,人工受孕的费用也不低。新的辅助配套一方面能减轻这些夫妇的经济负担,另一方面也让希望为人父母者,多少能感受到社会的关怀。

生育率下降跟社会经济水准提升几乎是同步现象,当个人的基本生存挑战得到解决,人生的选择一下子增多,结婚生子就不再是人生的必经阶段,而是不同可能性的其中一种选项。这使得一些年轻人追求个人自由变得更具可能,但或许也让结婚生子沦为一种妨碍自由的负面人生选项。当然,个别人因为各种原因而错过了婚嫁的机会,或者婚后没能生养子女,则完全是非战之罪的无奈。

权利的行使不能脱离责任的承担,一旦两者失衡,不但个人生命将无法圆满,社会整体也会出现问题。当更多年轻人追逐个人自由,不愿意承担起结婚生子的人生责任时,生育率的下跌是必然的结果。这种个人享受权利,代价却由集体负责的情况,无疑是不可持续的。

生育率下跌所导致的人口结构老龄化,其影响是多方面的,比如生产和消费变缓,会拖慢经济发展;更多孤独无依的老人则需要社会照顾;最严重的是家庭和伦理关系的瓦解。不婚伤害了夫妇之伦,不育伤害了父子之伦,人作为群居的动物,其实受惠于这些伦理关系却日用而不知。一旦失去了,各类严峻的问题便容易随之发生。美国的阿片成瘾危机和自杀率飙升,缩短了人均寿命,正是因为性解放、离婚率居高不下、家庭瓦解,人失去亲情温暖和生命意义的悲剧性下场。

因此,政府的新结婚生育配套坚持原则,并非不顾一切地提高生育率,而是重视生育率提高的方法,必须源自健康正常的家庭伦理,是值得肯定和赞赏的。各类社会科学的研究已经一再证明,一夫一妻制度下培育的儿童,长大后成为负责任公民的概率最高。所以,从社会和谐稳定的角度出发,强化家庭伦理,让下一代能够在健全的环境里成长,事关国家的长治久安。

宏观而言,强化家庭伦理,仍必须由灌输责任感开始,在儿童阶段就潜移默化地教育他们如何权责并重,建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长远才能够起到移风易俗的作用。于是,在解决低生育率的问题时,眼光同样须放长远,踏踏实实地从强化家庭做起,耐心期待新一代的国人,能够理解成家立业的人生意义,重新享受天伦之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