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印尼决定迁都具多层意义

印度尼西亚林火已随着火点的增多而恶化,烟霾对东南亚区域的覆盖面不断扩大。我国的24小时空气污染指数(PSI)昨天又再上升,已达中等水平和不健康水平之间,由环境局领导的28个政府部门和单位组成的跨部门烟霾行动小组启动了应急措施。卫生部提醒医院、综合诊疗所和疗养院等医疗机构,准备应对相关病例的增加,并在适当时在室内摆放空气净化器、空气冷却机和风扇;中小学、幼儿园等等也做好相应准备;一些工地开始为员工分发口罩等等。

邻国林火带来的烟霾灾害已是新加坡人必须长期面对的环境问题,应急应变有了一定的程序,但是林火的持续蔓延,可能影响到航班服务,甚至导致公司机构紧急停工,其后果则不是我们所可以想象的。我们除了尽可能为邻国的灭火提供协助之外,也只能寄望印尼政府表现出更大的决心和效率,灭火和取缔纵火者双管齐下,但在这两方面,印尼政府都面临不小的障碍。林火面积大,泥碳地的火点不容易扑灭。印尼国家减灾署的数据显示,印尼各处的火点多达近3000个,单是婆罗洲的火点就将近1000个,而且99%的火点都是起于蓄意纵火。

印尼总统佐科前天到重灾区廖内省首府北干巴鲁视察时指出,地方官员无法迅速采取应对措施,是由于所具备的资源“无法全面适当调动起来”。加强取缔纵火者是当局不断强调的立场,却未能有效付诸行动。

佐科最近宣布把首都迁移到加里曼丹的决定,原因之一是那里面对的天然灾害威胁“极低”,可是记录显示,加里曼丹林火频仍,他的迁都构想因此受到质疑。

东加里曼丹省的北佩纳扬巴塞尔(North Penajam Paser)及库台卡塔内加拉(Kutai Kartanegara)之间地点已被相中为最宜建设新都,其邻近有煤炭与石油运输业重要港市巴厘巴板(Balikpapan)。佐科看上那个地区面对洪灾、地震、海啸、野火、火山爆发和山体滑坡等天然灾害的威胁极低。但根据印尼国家减灾署的数据,2019年首六个月,印尼28个省份共有13万5749公顷的土地被林火吞噬,其中12.4%在加里曼丹。

佐科的新都选择还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正因为加里曼丹城市化不足,林业、种植业占据大部分土地,印尼若迁都到此,可带动该省的城市化,新都附近可能相应冒起更多的城镇,推动经济的转型,这可能是减轻林火问题的实际办法。

人口达1200万的首都雅加达,一开始便缺乏长远的城市规划,水资源匮乏、环境污染、交通混乱、地势低洼,多年来深受淹水问题困扰,部分地区也正以每年20公分的速度下沉。这些实际问题都意味着雅加达早已不适合继续有效扮演首都的城市功能;另择地点,作长远的规划和发展,只是时间问题。

佐科之前的总统都曾有过建立新都的想法,却因经济困境,以及不为爪哇人所支持而束之高阁。迁都大工程估计将耗资330亿美元(约457亿新元),佐科有迁都的决心,也有办事的魄力,建设新都的工程有望在其任内便告启动。另一方面,也许,难以治理的雅加达也可以在解除首都功能之后,获得重新规划的良机,在新时代里发挥新型商业城市的潜能。印尼的迁都决定对区域国家有多方面的意义,对新加坡有何长远影响,值得我们密切关注和深入探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