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从夹心层广告看健康家庭关系

近日职总英康和公积金局的广告引起非议。这两个广告促请国人尽早做好财务和退休规划,但构思和呈现方式明显有偏差,让部分人觉得广告刻意丑化年长者。打广告就是为了引起关注和讨论,就这一点而言,两个广告无疑取得广告主的预期效果。但广告也必定有它要传达或宣导的信息,可惜内容和创作手法让人反感,模糊了焦点,导致这些原本良善、正面的信息很可能被人忽视。

公积金局投放的广告中,一名年轻人在巴士上戴耳机看手机视频,干扰和影响其他乘客,引来巴士上的许多长者发出“啧啧”责备声。不少人认为,这广告让人误以为年长者不够包容,遇事都喜欢发出“啧啧”之声,有不尊重年长者的意味。职总英康投放的广告讲述年轻上班族为负担父母各种费用,勒紧裤带过日子,父亲却不断抱怨。主人公在片末向刚出生的女儿承诺,不会让女儿成为像他这样的“夹心一代”,因为他已购买保险,为退休做好准备。许多观众对此表达反感,认为广告把父母刻划成贪婪、不近情理的“吸血鬼”“讨债鬼”。不过,也有人认为,广告让他们感同身受,一度看得热泪盈眶。

两个广告都放大对年长者的刻板印象,并大做文章。公积金局广告的呈现手法也许不够高明,因为它未能让人完全明白,年长者的“啧啧”之声,与预期寿命提高及须要为退休岁月做好准备有什么关系。只能说,通过放大某种偏见,来传达某种信息,是不够敏感的。

职总英康的广告以“我承诺我会是最后的夹心一代”为题,主人公是上有父母、下有子女的夹心层,这是我国社会客观存在的现象,也是政府正在积极解决的社会压力。三代人的故事,基本上可以划分为如何对待父母,如何看待自己的角色,如何对待下一代,这构成了复杂的家庭关系。在现实中,没有一个家庭只存在单纯的财务关系。除了自然而然的亲情和爱,我们与父母之间还存在奉养关系,与子女存在养育关系,夫妻之间也存在满足个人及事业追求的互相支持关系。套句俗话,单纯讲钱,难免伤感情。

我们终究是个东方社会,奉养父母和传宗接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也是传统孝道的上下体现。无论是以前国家尚处在第三世界的时期,还是现在的富裕社会时代,没有人会把奉养父母和养育子女视为一种委屈和负担。诚然,一些中低收入阶层确实面对压力,所以我们有“夹心层”这一说法。政府也了解“夹心层”的难处,所以推出各种措施帮助他们承担压力,例如各种购屋津贴、女佣回扣、学前教育津贴、建国和立国一代配套等。后两者虽然以年长国人为对象,但间接受惠的还是他们的子女。必须强调的是,“夹心层”说法的出现,仅仅是一种对现实的描述,不能也不该因此而将奉养父母或养育孩子的责任视为负担,进而逃避或推卸给政府和社会。诚然,一种米养百种人,现实中有各种各样的为人父母者,有的可能确实把孩子当提款机或摇钱树,有的对孩子生而不养、养而不教,但毕竟是少数。职总英康广告之所以被批评,问题也主要出在这个以偏概全的毛病上。

当然,时代在改变,教育水平在提高,每一代人的视野都在扩大,对人生的追求和规划能力也有所不同。今天,有越来越多夫妻不生育或少生育,所以我们面临生育率低下和人口快速老化的社会问题;旧时养儿防老的想法已有点不合事宜,一些人甚至不再抱有这样的期待,所以公共部门和私人企业通过各种方法,包括不断改善公积金存款、推出各种保险存款计划等,来满足新一代国人的退休规划需要。从这一点来说,公积金局和职总英康广告所要传达的信息是正面的。

上一代人也许受限于环境和机会的匮乏,他们辛勤劳作但收入微薄,只能把最好的留给孩子,无法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出最好的规划,所以寄希望于养儿防老无可厚非,一些处在最底层的,甚至需要社会安全网的扶持。成长于建国后,较年轻的一代人则应当有更高的自我期许,对自己负责,除了确保下一代有良好的教育,有发挥所长的机会,也要为自己的退休生活做好规划,为自己的健康打好基础,尽量不给下一代增加更多财务压力,让他们可以给他们的下一代保留更多资源。一个健康的现代家庭关系应该如此,也是社会应该追求的方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