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还我蓝天白云

印度尼西亚烧芭导致的霾害再度肆虐,烟霾也吹袭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以及泰国。(法新社)

字体大小:

社论 

在经过三年的冬眠后,印度尼西亚烧芭导致的霾害再度肆虐,受影响的灾区不仅是园丘密集的印尼省份,烟霾也吹袭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以及泰国。霾害不再是印尼的问题,而是关乎整个区域的福祉。其实,霾害所排放的碳量,对全球处理气候变化的努力,也是一大打击。

在众多令人懊恼的霾害报道中,有两张图片尤其震撼。一张是印尼苏门答腊岛占碑省阿罗占碑的天空,因烟霾而顿时变得血红色,该地居民已经分不清白天或黑夜。另一张是印尼总统佐科巡视重灾区廖内省首府北干巴鲁时眉头深锁,愁容满面,而在他背后是数名救火员在泥碳地撒水。

烟霾“血染”占碑,实属罕见。印尼媒体说,类似的情况曾经在1883年印尼喀拉喀托火山大爆发以及1991年菲律宾皮纳图博火山大爆发后出现过,但占碑的血红色天空则纯粹是霾害造成的。

四年前,本区域经历了最严重的霾害。新加坡当时的空气污染指数曾突破300点,也就是达到危险的水平。多亏风向的改变,新加坡这一次的霾害至今还不像2015年时那么严重。不过,我们还未渡过危险期。与新加坡近在咫尺的廖内省北干巴鲁,上星期天的空气污染指数突破700点,超越2015年霾害最严重时期的水平。

在2015年的霾害后,印尼制订更严厉的条规,以制止非法烧芭的行为。佐科总统当时表示,他需要三年的时间解决烟霾问题。同时,他也警告地方官员与军警,如果在应对烟霾问题上失责,将受到开除的处罚。

然而,霾害卷土重来反映了印尼在治理这个问题上,碰到极大的阻力。印尼媒体报道,在一个林火问题的全国协调会议上,佐科总统对霾害成为区域的焦点课题,表示失望。他呼吁官员要多加把劲处理霾害,否则“我们将愧对其他国家”。

虽然印尼是霾害的直接受害者,但是霾害跨境已经成为区域甚至全球的问题。新加坡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最近在一个论坛上指出,印尼四年前的霾害产生近10亿吨的二氧化碳,而当年全球因转用可再生能源所减少的碳排量是15亿吨。换句话说,印尼当年林火所产生的二氧化碳,抵消了全球一半以上节省下来的碳排量。因此,霾害也将挫败全球对抗气候变化的努力。

从这个角度而言,印尼应敞开胸怀,与区域合作,共同解决霾害。这不仅符合印尼的利益,也是全球所乐见的结果。眼前最迫切的是尽快扑灭林火,并严厉对付纵火烧芭的个人与企业。马来西亚以及新加坡已经表示,随时准备协助印尼灭火。对于印尼而言,与其坐困愁城,倒不如借力发力,尽快消除霾害。这是亚细安国家发扬互助精神的契机,也是展示以亚细安为中心解决区域问题的能力。

对付霾害不应仅停留在灭火,而必须从源头根除非法烧芭的行径。新加坡在2014年颁布了《跨境烟霾污染法令》,对付那些非法烧芭而造成霾害的公司,包括外国公司。马来西亚政府最近表示,它也考虑制订类似的法令,并希望亚细安有统一的相关法令。在跨境问题上,执法人员在收集证据和执法方面,需要印尼政府的配合,才能对违法者发挥阻吓的作用。

除此之外,企业与环保组织也应更积极主动地向非法烧芭者,发出明确的讯息。非法烧芭者铤而走险,主要是受狭隘的经济利益所驱使。我们应该让他们为本身的非法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以确保他们不敢为所欲为。

在2015年的霾害时,新加坡银行公会发出指导原则,呼吁会员银行拒绝贷款给破坏环境的客户。与此同时,新加坡环境理事会和消费者协会也呼吁商家抵制非环保公司所生产的产品,并鼓励消费者选择绿色标签的产品。这一方面的努力,如果能够持续并且扩大到整个区域,将有助于根除非法烧芭的行为。

霾害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也危害人们的健康。它对经济的冲击,尤为显著。当前霾害肆虐,人们盼望风向改变而能侥幸逃过霾害,但听天由命并非治本的方法。我们应该对霾害的肇事者发出强烈的讯息,停止不负责任的烧芭行为,还我蓝天白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