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中东地缘政治大洗牌

土耳其武装部队周三(10月9日)对叙利亚东北部库尔德武装控制的地区发动攻击。(法新社)

字体大小:

社论 2019年10月11日

土耳其武装部队周三(10月9日)对叙利亚东北部库尔德武装控制的地区发动攻击。土军先是对库尔德武装基地和军火库等目标发动空袭和炮击,地面先头部队随后在两个地点跨越边界进入叙利亚。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说,这项军事行动是要消除土叙边境地区的库尔德人军事力量,以及伊斯兰国组织残余分子的威胁,以便设立一个安全区,让逃到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能够回归家乡。

土耳其长期视库尔德人为恐怖分子,尤其是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叙利亚2011年陷入内战,伊国组织和众多反阿萨德政府的武装力量崛起,美国支持库尔德武装打击伊国组织和对抗政府军。如今,伊国组织已基本剿灭,叙利亚分裂成阿萨德政府控制的南部、反对派和土耳其军队控制的北部,以及库尔德武装控制的东北部。特朗普今年初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被指责是抛弃盟友库尔德武装。后来他决定让400名美军驻留当地,并承诺与土耳其合作,在土叙边界的叙利亚境内设立共同巡逻的安全区。

随着近期中东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尤其是伊朗增加对美国利益的威胁,而美国没有做出实质性反应,埃尔多安意识到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已悄然改变,决定采取主动。他在本月5日宣布将出兵叙利亚,白宫隔天宣布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不支持、不参与”,并且美军会撤出相关区域。这说明中东区域安全已不在特朗普的政治议程上。

特朗普的中东政策主轴沿袭前总统奥巴马时代,即结束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干涉,但奥巴马的撤军行动较为谨慎,特朗普则显得匆忙。特朗普是商人总统,在内政和外交上皆注重狭隘和短期的利益。他不愿做没有眼前利益的生意,经常强调美国只为自己的利益而战,也不会打没有把握和必胜的仗。

在中东地区,美国最大的利益考量是能源安全和盟友以色列,而它如今已是能源净出口国,沙特阿拉伯的安全对它而言已相对不再那么重要。过去美国因为打恐和制衡伊朗及俄罗斯影响力的需要,所以支持库尔德武装;时移世易,库尔德武装的战略价值已大不如前,自然被美国抛弃。以色列的安全以伊朗威胁为主,美国已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同时加强对伊朗的制裁,但伊朗反应激烈,包括加大对也门内战胡塞叛军的支持,多次在波斯湾袭击油槽船,7月击落美军无人机,9月更加码空袭沙特石油设施。特朗普面对美军遇袭和沙特版珍珠港事件,只做出口头威胁和在波斯湾集结军舰的表面姿态,印证了美国在中东已是纸老虎。事实上,特朗普撤换鹰派、主战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以及他早前想跟塔利班谈判和跟伊朗领导人会晤,在在显示他逐渐放弃美国对中东的地缘政治存在的心意已决。

美国削弱对中东的安全承诺,必定将中东推入地缘政治大洗牌的历史进程。传统区域大国如土耳其和伊朗势必找机会扩大影响力,试图找回奥斯曼和波斯的昔日帝国荣光,埃尔多安挥军叙利亚就是大洗牌的第一个事件。以色列和沙特也势必针对区域均势变化作出反应,中东最深刻的危机是伊朗和沙特是否终将一战,以及以色列会否先发制人对伊朗发动攻击。中东这场乱局还将因为核对峙而显得更加危险,因为以色列是核武国家,伊朗也被认为正在研发核武,而且背后有俄罗斯的支持。

特朗普外交政策变化的外溢效应很大。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显然不再是牢靠的盟友,从中东沙特和以色列、欧洲北约和欧盟、到东北亚的日本和韩国,显然各国领袖都必须重新思考和调整主要依赖美国提供安全保障的国家安全战略。事实上,随着中国崛起和美国整体国力下降,美国在全球所能投射的实力也相对式微。不论是特朗普还是奥巴马,甚至未来哪一党派担任总统,美国对外部的资源投放必定减少,战略收缩已是大势所趋。世界地缘政治格局正进入充满不确定性和危险的大调整时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