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防糖尿病步子能再大些

社论 2019年10月12日

经过了两年的研究,卫生部宣布两项应对糖尿病问题的措施,主要针对本地包装加糖饮料,一是强制高糖包装饮料标识营养标签,用颜色区别饮料的糖含量,方便消费者选择;二是禁止高糖饮料打广告。另外两项还在探讨的措施,则是征收糖税,以及禁止售卖高糖饮料。鉴于糖尿病的严重威胁,当局的措施或许需要更反映问题的急迫性。

李显龙总理两年前在国庆群众大会这个重要场合,高调对威胁国民健康的糖尿病宣战,显示问题的严峻程度。本地每天约有三四名病患须截肢,相等于每年平均1200人,严重性可能是全球之冠;加上人口老龄化,年长国民健康不佳的平均年份高达八年,糖尿病又是原因之一,本报于是多次发表社论支持李总理的意见,并赞成征收糖税。从当时读者的反应观察,普遍都认为采取严厉措施刻不容缓。

卫生部日前的宣布,手段更倾向于怀柔,主要是通过标签让消费者辨识高糖包装饮料,以便做出健康的选择;另外,禁止高糖包装饮料打广告,也是通过市场原则,来鼓励减少这类不健康的消费行为。这两项措施的具体细节,如定义何谓“高糖”,仍有待确定。至于可能更立竿见影的措施如征收糖税,或直接禁止售卖高糖饮料,卫生部表示还需要进一步探讨。

通过消费者自主行为应对糖尿病威胁,强调的是国民对个人健康的责任感,在道义上比一刀切的征税和禁售,显得较为成熟世故。此外,无论理由多么充分,任何的征税措施都容易引发民众误解,把讨论的注意力从国民健康错误地转移到财政收支。这非但节外生枝,也模糊了焦点。因此,卫生部在糖税问题上态度谨慎,或有其不得已之处。

然而,既然糖尿病威胁已经严重到了必须由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慎重提出,则应对手段恐怕必须反映对威胁的重视程度。科学界的研究已然证实,危害消费者健康的罪魁祸首,并非此前所宣称的脂肪,而是糖;糖之所谓危害无穷,就因为它能让人上瘾,容易过量摄取而导致糖尿病。

就如应对能让人上瘾的烟草和酒精一样,除了禁售之外,减少消费行为最有效的方式莫过于征税。高糖饮料跟香烟和酒类饮品一样,都是会导致上瘾现象的商品,对它们一视同仁并不为过。现代包装食品业为了降低成本,提高销售额,遂在食品中加入大量糖分,一方面增加食品口感,同时让消费者欲罢不能,由此达到了一箭双雕的目的。

因此,当局的应对之道,也必须从治本的角度入手;针对糖这个核心元素征税,应当是最直截了当的做法。当局必须进一步研究和考虑的,是糖税会否直接导致生活费上涨,影响低收入群体的生活。使用了大量糖分来降低成本的包装食品,可能是这个群体主要依赖的食品,所以提高糖税最直接影响的将是这个弱势群体。

公共政策的难题之一无疑是取舍的判断标准,有时候只能无奈地在两害当中取其轻。禁售高糖饮料的粗暴做法是不可取的,因为这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但是通过征收糖税来改变消费行为,则是相对更为合理的政策选项。毕竟,长期摄取高糖分的最终结果是伤害健康,依赖高糖包装食品的低收入家庭也是最大的受害群体。在收集了各界意见后,当局有必要尽早推出果断方案,让糖尿病不再肆虐国人健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