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巴塞尔公约精神应受各国尊重

根据印尼关税局10月份的数据,印尼遣返了至少374个集装箱的垃圾,当中包括纸尿片和废塑料。(法新社)

字体大小:

社论 2019年11月7日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本周一(4日)在泰国曼谷举行的东亚峰会上表示,印尼希望与世界各国,尤其是东亚国家合作,按照《巴塞尔公约》,防止危险和有毒废弃物被非法转移。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也借峰会,呼吁西方发达国家停止以输出“可再循环”的材料为名,向亚洲国家倾倒垃圾。

印、菲两国领导借这个论坛发声,把困扰东南亚国家的垃圾入口问题提升为区域性课题,反映出尽管本区域国家这一两年来高调拒绝来自西方的垃圾,但这问题并没有因此而解决。根据印尼关税局10月份的数据,印尼遣返了至少374个集装箱的垃圾,当中包括纸尿片和废塑料。

据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今年4月发表的报告,入口印尼的塑料垃圾绝大部分来自澳大利亚、德国、荷兰、英国和美国。国际环保组织指出,在印尼碰壁的垃圾集装箱中部分并没有运回垃圾来源国,而是转运至其他国家,其中以亚洲国家居多,包括印度、泰国、越南、韩国。

在2013年至2014年间,加拿大一家公司以可循环塑料名义向菲律宾出口103个集装箱的垃圾,但这批重量超过2000公吨的垃圾其实是大量的厨房垃圾、电子产品、医疗垃圾甚至成人纸尿布等生活垃圾。垃圾事件一度使菲律宾与加拿大之间出现外交危机,加国最后勉强同意把滞留在菲国长达六年的垃圾运回,菲律宾的垃圾恶梦普遍反映出发展中国家和贫穷国家的处境。

在垃圾问题上,富有的西方国家表现出的自私和双重标准,使发展中国家受害多年,受害国没有必要继续忍气吞声,佐科和杜特尔特的联合呼吁之后,东亚国家必须采取联合行动制止有毒垃圾的进口,并确保垃圾不会被“转口”到其他地区。

自从中国去年开始全面禁止废弃塑料进口,东南亚国家如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成了新的垃圾倾倒地点。当东亚国家更加严厉地制止垃圾入口,是否意味着,其他地区,如南亚、非洲、南美洲等等地区的国家的入口垃圾将会增加。在国际上,垃圾转口是同样的自私与不负责任的行为,都应该受到谴责。

问题的另一面是,发展中国家面对的更大困难是它们对本身制造的垃圾的处理缺乏力度和妥善办法。“垃圾山”是发展中国家城市里的常见丑陋景观,当地政府对垃圾山不断增高和扩大一筹莫展。垃圾泛滥成灾,殃及海洋,垃圾从河流流入海洋,海洋受到有毒和塑料袋所造成的污染已严重地危害到人类的生物链。印尼是排在中国之后的世界第二大海洋垃圾制造国,每天制造的废塑料估计多达130万公吨,对海洋生态系统构成一大威胁。

然而,西方国家对海洋污染的关注甚于垃圾对陆地环境的危害(因为它们眼不见为净),这从它们对《巴塞尔公约》精神缺乏应有的尊重可以看得出来。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联合国就制定了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环境利益为宗旨的《巴塞尔公约》。公约充分确认,国有权禁止外国危险废物和其他废物进入本国领土。

今年5月修订后的《巴塞尔公约》把塑料垃圾等污染物也纳入进出口限制对象,这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嫁污染的做法是国际社会所不容 的。

基于人类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态度所制造的垃圾和有毒废物量不断迅速增加,垃圾处理也是发达国家的棘手问题。全球垃圾问题涉及多个层面,不是一纸《巴塞尔公约》可以解决的,但各国不论贫富起码应该尊重这份公约的精神,更加认真对待人类共同面对的全球环境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