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就业机会与能力是铜板的两面

我国就业机会有所增加,就以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来说增加了6万个。(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贸工部长陈振声本周一告诉国会,我国的经济前景可保持谨慎乐观,但全球经济仍面对中美贸易关系、英国脱离欧盟等局势所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影响。

随着伊朗昨天报复美国炸死伊朗指挥官苏莱曼尼,以导弹袭击伊拉克境内的美军基地,我国对经济前景的“谨慎乐观”,可能要多几分谨慎。

受到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升温等负面影响,我国去年全年经济增长0.7%,明显低于前年的3.1%增长,是10年来表现最差的一年。自建国以来,新加坡经济都不断受到国际形势的考验,再大的危机,新加坡也不能退缩,更必须发挥逆流而上的精神。陈振声在国会里说,接下来政府除了会强化我国经济基本面、协助企业开拓海外市场,还会积极探索新增长领域。

政府与私人企业联手向高科技和新增长领域进军,需要的还是资金、人才和技能。政府在这方面的论述,像是老生常谈,但新时代的老问题有了新的视角。上世纪70年代,新加坡大力吸引欧洲、美国和日本的外资,主要是创造就业机会,解决失业问题。今天的问题不只是创造就业机会,并且得满足国人争取高薪的期望。

建国一代的国人乐意看到外资进来,也不介意在随着外资而来的外来高管手下工作。然而,今天在不少国人的眼中,不论是随外资进来或是受本地雇主聘用的外来管理人员或是科技人员,却成了来抢饭碗的一群。就业机会与能力是一个铜板的两面,不少人误以为高薪的差事普遍落入外人手中。

在这个资信科技和社交媒体发达的年代,外来人才课题容易被炒作而挑起人们的情绪。

我国就业机会有所增加,就以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来说增加了6万个。陈振声对于工人党领袖毕丹星在国会中追问外地人和本地人的数据感到不解。国人应该进一步了解的是,多少新的工作机会是因为我们对外国人才开放而带来的正面效应。

在全球化时代,资金和人才是没有国界的,高科技的投资是流向投资环境友善,又能提供足够所需人才的地方。新加坡若不能为外资提供友善的环境,包括人才和投资条件的配合,投资不进来,也就不会有所谓的外地人与本地人之争的问题。另一方面,本地雇主若要向外发展,也需要外地人才填补一些空缺。政府鼓励本地企业以全球市场作为新加坡的经济腹地,单靠新加坡人无法打一场新世纪的经济战。

政府以上世纪70年代吸引外资的情况来提醒国人,但当年的竞争格局不比今天,竞争层次也不相同。早期的劳工密集工业,早已从新加坡转向其他工资水平更低,人力供应更充足的地区。而新加坡今天能够吸引高科技的投资正是新加坡的优势,如果,新加坡人抱着排外的心理,等于自我削弱本身的优势。国人应该更加专注提升自己的技能水平,以便填补更高薪酬的职位。

所谓外来人才与本地人之争,也不能视为是只有反对党才关心的课题,它也是一般新加坡人所关注的焦点。正因为网上充斥着煽动情绪的评论和假消息,如不久前发生的印度籍专业人才与公寓保安的风波,容易引发许多不确实的揣测。

所以,除了在国会内与反对党唇枪舌剑,在国会之外,政府也应该适时提供充足的事实与数据,提高国人对有关课题的认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