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正视亚细安市场潜能

当前有实力在海外发展的国人,大多是独立后所培养出来的一代人,他们所成长的多元环境,很可能被新加坡单语化的趋势所削弱。我们必须竭尽所能,确保下一代仍然具备类似乃至更强的优势,继续从本区域国家的发展中获益。(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1月21日

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数据显示,在亚细安国家生活的新加坡人,过去30年来增加了超过两倍,从1990年的3万8464人,提高到2019年的11万9830人。这显示亚细安对新加坡的重要性越来越大,也提供了观察移民等其他社会课题的不同视角。我们有必要正视亚细安巨大的市场潜能,深耕这块经济腹地,并及时做好准备,迎接未来的新机遇。

所谓的亚洲世纪的到来,或许能够从上述联合国以及相关的数据里窥见一斑。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指出,亚洲整体国内生产总值,将在今年超过亚洲以外全球的总和。亚细安在当中的表现也值得关注,汇丰银行去年的报告则预测,亚细安在未来五年的产出对全球经济的贡献,有可能跟欧元区等量齐观。作为拥有超过6亿5000万人口,其中三分之一,约2亿1300万人是15岁至34岁的年轻人口,亚细安的发展和年轻中产阶级崛起,将影响世界经济未来的消费和生产。

这一趋势,结合联合国上述数据一并观察,不难看出新加坡人其实对周边环境的变化,仍然相当敏锐。亚细安市场的潜力以及所提供的机遇,无疑是大量国人移居这些地方工作和经商的动力。这同时也表明,新加坡人的知识和技术是吃香的,加上优秀的工作伦理和英语掌握能力,使得他们可以跨出狭小的国内市场,在更广阔的天地发挥所长。所谓不是猛龙不过江,这些移居亚细安国家的国人,应当都具备了特殊的能力。对于接受他们的亚细安国家,这些新加坡人就是外来人才了。

较为可惜的是,联合国的数据并不包括移居中国和韩国这两大亚洲增长引擎的新加坡人,但是从经验判断,人数相信也是可观的,特别是在中国的沿海城市。早在吴作栋主政时期,政府就已经意识到本国市场的不足,以及海外市场的重要性,因而提出了经济第二翅膀的概念,积极对外投资,也鼓励国人走出国门。现有的成绩表明,政府在当年确实预见了区域发展的大势。

这些在海外打拼的国人,一方面间接拓展了新加坡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也实实在在为国家经济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新加坡2018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约3641亿美元,但其国民生产总额(GNP,包括海外收益)约4540亿美元。这笔巨大的差值,主要得益于我们的海外投资,也是无数海外游子所参与创造的。

必须指出,移居并非移民,移居海外拼搏的国人,在完成任务后应当还会落叶归根。他们的经历,提供了诸多值得反思的地方。首先,更多国人特别是年轻一代,应当像他们一样,眼界必须放宽放远,不能只看国内。第二,这些亚细安国家的外来人才,也跟移居新加坡的外来人才一样,为当地经济做出贡献,为当地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人才的自由流动,对他们的祖国和移居国都是双赢的。第三,国人必须保持灵活身段,不断自我充实,并且愿意外出冒险,才能善用外部机遇,收获更多的经济和人生回报。

最后,我们的教育制度应当把握这一趋势,拓宽学生的国际视野,在欧美中日等传统发达地区之外,更加意识到亚细安的存在。我们应当从小就系统性地培养学生的区域知识,而不能以为单单掌握了英语就等同于国际化。新加坡作为多元文化的国际城市和区域枢纽,必须更加珍惜本身的优势,同时充分发挥它;在学校的双语教育之外,或许也应适度鼓励有能力的学生,掌握多一门区域语言。

当前有实力在海外发展的国人,大多是独立后所培养出来的一代人,他们所成长的多元环境,很可能被新加坡单语化的趋势所削弱。我们必须竭尽所能,确保下一代仍然具备类似乃至更强的优势,继续从本区域国家的发展中获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