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从根本审视舌尖上的文化

吃野味已被证实是人类感染许多疫病的途径,经由野味或牲畜作为中间宿主传染给人类。野味交易场所也是疫病传播的温床。(法新社)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2月26日

从沙斯疫情到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病毒很显然都是从野生动物传染人类。有越来越多科学研究认为,冠病病毒极有可能和沙斯病毒一样,来自中华菊头蝠;也有研究认为中间宿主可能是穿山甲。这说明吃野味的习惯确实应该改变。中国本月24日决定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无疑是及时之举,但这不是中国第一次这么做,吃野味屡禁不止,改变舌尖上的文化显然还须做更多努力。

中国野生动植物专家费宜玲去年11月发表的文章《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网络化的危害和监管》指出,每年全球野生动物及产品类走私额达500亿美元,是仅次于军火、毒品的第三大走私行业;而中国是非法野生动物交易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这类非法交易直接造成野生动物濒危和灭绝,也间接造成动物疫病感染人类。另一个问题是夸大了野生动物的医药或滋补作用,例如犀角、羚羊角、虎鞭、穿山甲鳞片、熊掌、熊胆汁等,一旦野生动物存在经济价值,自然被捕猎和非法交易。

吃野味已被证实是人类感染许多疫病的途径,包括沙斯病毒、立百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和伊波拉病毒都源于蝙蝠,经由野味或牲畜作为中间宿主传染给人类。野味交易场所也是疫病传播的温床,处理人员训练不足、卫生条件不达标、不遵守条例、腐败问题等,使得病毒有了传播的缝隙。研究人员相信,沙斯病毒由蝙蝠经果子狸传染给人类;而广东一带确实向来有吃果子狸的习惯。此次冠病病毒虽尚未确认传染途径,但经由同样方式传染的可能性很大。

病毒作为生物的一种,也会寻求繁衍机会。我们当前面对的气候变化、森林过度开发等环境问题,会加快病毒和疫病传播,因为栖息地减少导致野生动物与人类的生存空间出现更多重叠,提高了病毒接触人类的概率。例如大量砍伐森林建设畜牧农场,增加了蝙蝠与牲畜的接触概率,导致立百病毒从蝙蝠传染给人类。全球变暖加速冰川和冰原融化,也会释放冰封的上古病原体,增加罕见疫病出现的可能性。随着大自然的动物数量减少,病毒为继续繁衍,也会变异以寻找更多中间或终极宿主,例如人类。

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变得越来越大胆。中国传统里有一些人定胜天的思想,西方科学发展也寻求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甚至重新设计自然,包括改造基因、改造病毒等。人类至今的发展不存在可持续性,以致自然环境仍在承受我们的破坏。今天人类所面对的疫病传播,可说是大自然对人类的反扑。因此,我们还须进行更多价值观的审视,强调对自然的敬畏心,维持人与自然的相对和谐,尊重自然的规律,约束对环境的侵犯。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人们在传承之余,也须审视和批判当中的糟粕,例如吃野味。传统中医药典籍确实记载了一些野生动物的食疗作用,但也存在言过其实甚至毫无科学性的观点;而随着社会的富裕,一些人难免会通过食用野味珍馐来彰显身份地位;还有人不仅吃野味,而且吃法极其残忍。远古时代狩猎是人类的食物来源之一,但几千年下来,从农耕和畜牧文明,进而发展到现代工业文明,一些人的身体明明活在当下,脑袋却停留在茹毛饮血的远古。“天上飞的除了飞机都能吃,地上四条腿的除了桌子都能吃,水里游的除了轮船都能吃”,说明了吃的不合理性。

要真正改变吃野味的陋习,单靠法律约束和惩戒是不够的,还须改变想法和价值观,甚至对文化中一些很不好的成分加以否定和唾弃,否则法律只会把吃野味地下化,加大了管控难度,或者正如沙斯疫情之后,野味随着人类的善忘或者冥顽不灵而屡禁不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