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多边努力防止冠病跨国扩散

上周五,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发出警告,阻止2019冠状病毒疾病扩散的机会窗口正在缩小,各国若不迅速动员起来制止病毒扩散,情况可能一发不可收拾。(路透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上周五,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发出警告,阻止2019冠状病毒疾病扩散的机会窗口正在缩小,各国若不迅速动员起来制止病毒扩散,情况可能一发不可收拾。他言犹在耳,病毒的扩散情况已在几个国家出现失控的势头。昨天,在中国境外的单日新确诊病例数量更是首次超越中国境内,标志着疫情发展出现了转变。

在亚洲地区,中国以外数韩国的情况恶化最叫人担忧,专家认为它的疫情已进入新一波的暴发期,其确诊病例在昨天已经超过1200例,死亡病例增至12起。我国在本周三晚开始限制在过去14天去过韩国大邱市和清道郡的人入境或在本地转机,可见韩国局势之危急。

韩国四分之三的病例都集中在这一城一郡,而六成病例与大邱新天地会有关联。据称有21万多名的教徒的基督教会具有神秘色彩,有些教徒不敢承认教徒身份,加重追溯病源的困难,甚至有民众不满市政府劝请大型集会的民众回去而包围市长。部分公众缺乏防范冠病的意识,也许是韩国疫情失控的主要因素。

在中东,伊朗是另一个重灾区,确诊病例已近百例,病死的已达19个,是中国以外最多的。疫情的迅速恶化,有多重原因,除了医疗设施落后,以及因国际制裁而资源紧缺之外,它与周围几个国家的边境管制较松,检疫把关不严,以致疫情也扩散至几个邻国,伊拉克、阿富汗、巴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这些国家的病例都与伊朗有关,因此,这个地区的民众交叉感染的危险加剧。多年的战乱已经使到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和也门等国的卫生服务体系崩溃。朝圣的回教徒在中东地区的大量流动,使得人员的跨境流动限制变得不可能。

在欧洲,累积病例已达374起的意大利,死亡病例也增至12起,其病例原本集中在北部,已向南部扩散。邻国奥地利、克罗地亚和瑞士也出现首起病例。英国的确诊病例有13起,其中四例从钻石公主号游轮接回,八例已治愈。意大利对北部11个城市采取类似中国的封城措施,禁止人们出入、暂停举办活动或会议、关闭一些场所,甚至传统的威尼斯狂欢节和意甲足球联赛等重大活动都取消。意大利无法追溯疾病的传播源头,增添欧洲邻国的恐惧。欧洲国家可借鉴亚洲国家此次的经验,及早堵住传播的源头,任由民间排外情绪滋长并不能解决问题。

中国的抗疫已取得进展,其疫情在1月23日至2月2日期间达到顶峰之后呈缓和之势,湖北以外的新增病例降到10起以下,多个城市相继放开禁令,并鼓励企业迅速复工。中国所采取的激烈手法,取得显著效果,但由于国情差异,其他地区和国家要采取中国式的抗疫战略,并不容易。

新加坡所采取的方式便跟中国有明显的不同,我国不鼓励人们一出外就戴口罩,而是提醒人们勤洗手、减少大型活动、生活照常。追溯病例源头方面,跨部门紧密合作,并严厉执行隔离和居家通知的指令。本地的疫情已有明显的缓和,出院的病例比新增病例多。

中国和新加坡的抗疫策略和做法都获得世卫组织的高度赞许,但两国都不可就此感到自满而放松警惕,因为病毒由外输入的危险还继续存在着。

与此同时,世界各国必须提高戒备,但也无须引发国民的恐慌,正确地看待2019冠病的威胁,并积极预防。发达国家应该向贫穷和卫生医疗体系落后的国家伸出援手,捐献所需的物资。新、中两国倘若已控制了疫情,行有余力可以向受疫情影响的国家捐献试剂盒,或派出专家协助评估疫情,跨国的协作和努力必然有助于防止冠病恶化为“大流行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