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迎接后疫情时期仍须国际协调

4月12日,印尼警方在雅加达设路障检查来往车辆和电单车的载客量,确保民众遵守社交距离措施来防堵冠病疫情。(法新社)

字体大小:

全球冠病病例突破200万起,死亡人数超过12万3000人。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强调全球疫情尚未到达顶峰,但已经控制住疫情的国家正尝试重启经济活动,疫情最严重的欧美开始计划逐步解除封锁,有的国家则正走向疫情曲线爬坡阶段。疫情的扩散速度不同,使得解除封锁、重启经济和恢复人员跨境交流变得更加困难,因为一个不谨慎,很可能引来第二、第三波疫情的暴发,让前功尽弃,所以不能操之过急,而且亟需国际协调。

封锁了一个多月的欧洲国家在疫情开始缓和之际,逐步放松限制,允许一些行业恢复经营和让学校复课。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周二试验性让一些书店和洗衣店开门营业,西班牙建筑业和工厂周一复工,奥地利周二让一些小型业者恢复营业。疫情严重的英国则表明,虽然疫情顶峰来临,但现阶段解封仍言之过早。美国总统特朗普说,当地疫情已经触顶,他将公布重启经济的指导原则。新西兰也考虑逐步放松封锁,澳大利亚则决定维持封锁措施至少多四周。

封关锁国是对抗大流行的逼不得已手段,最理想的做法是世界各国同时封锁,阻断病毒传播。就像国家内部实施病毒阻断措施一样,不能一些市镇的人强制留在家,另一些市镇的人能随意外出,这无法阻断病毒传播。如今各国同样没有就解除封锁达成统一步伐,即便是美国各州、欧盟各成员国,也无法达成一致节奏。毕竟各国条件不同,疫情形势也不一样,所以理想做法是由世界卫生组织主导同步解封,但现实中是不可能做到这种天下“大同”的。相对容易的第一步也许是从区域做起,例如欧盟、东北亚、北美洲等,采取审慎协调的做法。

从这个角度来说,经济和区域一体化等组织,在重启生产活动和协调刺激经济复苏方面,扮演重要的领导角色。二十国集团日前宣布暂缓穷国偿还债务是一个良好的开始。目前的封锁措施导致经济生产停顿,一些发展中国家在抗击疫情恶化之余,可能出现资金流问题,包括企业和个人无法偿债,金融机构呆账积累,国际社会有必要防止流动性危机恶化成主权债务危机。

目前重启经济生产和国际贸易并不容易,即便是已经复工复产的中国,为了防止输入型病例造成第二波疫情,仍限制外国人入境。中国主张的做法是从区域国家做起,包括同我国、韩国等探讨为重要和急需的人员往来开设快捷通道。我国与新西兰前天发表《对抗冠病疫情必要物资贸易声明》,是另一个值得推进的做法。这项声明建立在我国与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缅甸和新西兰今年3月达成的共识的基础上。七国承诺维护供应链的开放互通,确保医疗用品等必需品能继续流通。

这也是抗疫努力的重要环节。疫情暴发初期,许多国家缺乏医药防护物资,一些国家则实施出口禁令。另一些国家则担心粮食安全问题而暂停出口。疫情严重打击国际贸易和全球供应链,各国承诺尽力并采取措施恢复国际贸易,是重建信心的重要一步。在疫情暴发前,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我们不希望贸易保护主义夹冠病之势,筑起更多更高的壁垒。

如何恢复人员自由交流无疑是最困难的环节。在成功研制出疫苗和广泛接种之前,如何建立潜在病患排查机制以恢复信心非常重要。目前医学界对冠病病毒所知仍少,也许必须以此为基础,制定最严厉的防范措施,例如对出入境人员进行病毒检测和开设快捷通道,毕竟对所有入境人员实施14天隔离并不实际。此外,中短期内各国继续实行某种程度的安全社交距离也是必要的。

事实上,若个别国家解封,其他国家不开放,也很难真正重启经济,因为在全球和区域市场一体化的时代,许多产业不只是供应国内市场,而是更大的区域和全球市场。各国要如何在内部和国际社会形成安全“绿区”,再逐步将“绿区”相连,考验各国和区域组织领导人的智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