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中国外部环境因疫情而恶化

中国在武汉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尽管通过封城封省的手段,成功地控制了病毒在全国蔓延,但疫情在世界扩散,特别是欧美等发达国家病亡惨重,遂引发了外交紧张。(法新社)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4月21日

中国在武汉冠病疫情暴发以来,尽管通过封城封省的手段,成功地控制了病毒在全国蔓延,但疫情在世界扩散,特别是欧美等发达国家病亡惨重,遂引发了外交紧张。欧美等多国相继质疑中国隐瞒病毒的严重性,也指责世界卫生组织配合中国的作为。上周,这一责难更升级为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武汉P4实验室)的管理不当,导致病毒外泄。中国高姿态的反驳,加剧了同欧美国家的对立。这一趋势,恐怕将导致中国外部环境今后趋于恶化。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此前用“武汉病毒”“中国病毒”形容冠状病毒,引发中美两国的外交口角后,18日又公开表示,若中国被发现“明知故犯”,将要面对“后果”,暗示中国可能故意散播病毒。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在16日也指责中国自去年12月以来,至今仍隐瞒冠状病毒的真相,在疫情问题上误导世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15日则说,美国政府正调查病毒如何在世界传播,并首次提到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这是美国官方首次公开把矛头指向这所实验室。

欧洲主要国家也加入战团。代理首相职务的英国外交部长拉布在16日强调,中国必须向全世界交代冠病疫情如何发生,英国将向北京提出尖锐质问,并且表示中英关系“不可能一如往常”。法国总统马克龙16日在接受伦敦《金融时报》专访时,表达了对中国处理疫情的怀疑,认为西方国家对此勿“过分幼稚”。澳大利亚外交部长佩恩19日呼吁,坚持对病毒来源展开独立的国际调查,并呼应了内政部长达顿关于世界须重新审视同中国交往的说法。

病毒是否来自武汉P4实验室,也在国际科学界引发争议。因研究爱之病病毒获得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的法国病毒学家蒙塔尼耶,1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武汉冠病病毒乃人工合成,被加入了爱之病基因序列。这一说法暗指武汉P4实验室涉嫌制造病毒,但引发了一些西方科学家的反驳。沉默多时的武汉P4实验室也出面澄清,管辖该实验室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袁志明,通过中国官方媒体说,人类至今没有足够智慧合成病毒,他也指实验室至今无人感染,因为实验室有严格的管理制度。

西方舆论在疫情和病毒问题上日益表现对中国的不信任,部分跟中国之前的所谓“战狼外交”所引发的反感有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3月提出的“美军投毒说”,把病毒责任归咎美国,引发轩然大波。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遭美国国务院抗议后,对美国媒体表示那是疯狂的阴谋论,并非中国官方立场。“美军投毒说”在中国民间有所流行,但遭到中国舆论批评为“幼稚爱国主义”。类似的幼稚病也表现在最近流行的“渴望回归中国论”,哈萨克斯坦外交部为此召见了中国大使抗议。

陷入外交困境不仅是中国同欧美的关系,中国几十年苦心经营的中非关系,也因为4月初广州三元里谣传非洲黑人聚居地暴发疫情,导致许多黑人被房东驱赶,露宿街头,甚至在商场遭遇公然歧视,而出现动摇。尼日利亚,加纳、肯尼亚等非洲国家纷纷就此召见中国大使。事件也使得北京指控西方就病毒质疑中国,是种族主义的表现,顿时失去了道德制高点。

北京或许也意识到,其大国外交在疫情中正面临前所未见的挑战。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在8日开会时,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强调:“要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全球供应链已经因为疫情而加速“脱钩”,冲击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步随美国之后,日本政府在其1万亿美元的疫情经济刺激方案里,拨款22亿美元协助日本制造商撤出在中国的生产线。中国的外交挑战,恐怕会使其国际经济关系前景变得更为复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