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马国小心翼翼放宽行管令

对于马国行管令的放宽,马国抗疫前线的医生、医药协会代表和已康复的冠病病患等300多人,在过去的周末联署,要求政府推迟这项决定。(路透社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马来西亚的行动管制令自3月18日实施以来,一延再延,终于在5月4日作“有条件的放宽”,全国复工大致顺利。

对于行管令的放宽,马国抗疫前线的医生、医药协会代表和已康复的冠病病患等300多人,在过去的周末联署,要求政府推迟这项决定;网上也有人发动联署请愿,不到一天便获得几十万人的响应。

有鉴于社区疫情的不断改善,马国政府放宽行管令,并非仓促之举。负责经济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说,如果再不放宽行动管制令,国家经济将倒退四年,人均收入将从1.2万美元降低至9000美元。若行管令延长至6月的话,估计马国可能面对1460亿令吉(约480亿新元)的经济损失。

尽管如此,几个州属并未同一天跟进放宽行管令,吉打州和吉兰丹州第二天才同意跟随联邦政府的政策。槟州政府和首长则宁可面对联邦政府的起诉也不跟进;槟州疫情并不严重,却表现得更加谨慎。

马国国内政治复杂,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若不能把政治利益的矛盾搁置一边,可能阻扰抗疫工作的进展。这应是马国人民所不愿意看到的。

可能影响马国抗疫效率的另两个因素,分别是外劳和罗兴亚难民问题。马国政府和人民日益担心,这两个群体隐藏着感染和传播冠病的风险。慕斯达法说,外劳在行管令期间所造成的种种问题,让政府有意检讨外劳政策。马国的外劳大约有230万,但这并不包括人数也在百万之众的非法外劳。

许多企业停工,雇主无法为外劳(包括非法外劳)发薪水;外劳一方面三餐不继,另一方面生活环境恶劣,难以执行安全距离的规定。

马当局只是在有冠病病例发生时,才做针对性的检测。马来西亚医药协会会长甘纳巴斯卡兰医生说,在马国放宽行管令后,为所有外劳检测是不实际的,也将是“后勤工作的噩梦”。

随着不同地方传出外劳的疫情之后,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说,外劳须要做拭子检测(swap test),从吉隆坡开始,费用须由雇主负责。然而雇主是否有支付能力是个问题,许多雇主连外劳的一日三餐都顾不上了。

非法外劳长期存在,使防疫问题变得更加棘手,非法外劳染上冠病也不敢接受医疗。但此次的疫情给马国带来一个机会,此时正是果断解决非法外劳痼疾的时候。

人数约17、18万的缅甸罗兴亚难民问题,则在行管令期间显得更加尖锐化。他们的恶劣生活环境带来公共卫生风险,也没有接受任何冠病检测的机会。近日在吉隆坡北部一批发市场工作的一名罗兴亚族外劳,便是因冠病没有及早发现和医疗而病逝。此外,罗兴亚难民最近要求马国政府给予公民权,也引起各族人民的反感,要把他们驱逐出去的声音越来越大。

从数据来看,马国的疫情比新加坡缓和得多,但潜在危机令人担忧。新马经济关系密切,两国尽快走出疫情的困境,才能彼此放心恢复正常的经济和民间交往。

吉隆坡放宽行管令后,公交搭客显著增加,但人们保持社交距离,社会上也没有发生混乱,由此可见马国人已能适应新的生活规范。马国政府为此感到满意,但仍不敢大意,将在全国设立特别行动小组,监督有条件行管令的执行。

行动限制能否逐步开放,有赖于人们高度的自律和个人卫生意识。马国抗疫的最新情况,对我国是及时和有用的参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