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警惕全球新一轮核军备竞赛

特朗普21日宣布,美国打算退出《开放天空条约》(Open Skies Treaty),理由是俄罗斯不断违反这项条约的规定。(法新社)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5月26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21日宣布,美国打算退出《开放天空条约》(Open Skies Treaty),理由是俄罗斯不断违反这项条约的规定。根据此一条约的退出条件,美国须在60天内与俄罗斯和其他条约签字国开会讨论,如果无法达成新协议,美国将在六个月后正式退出。 

美国的退出严重威胁欧洲地区的安全、和平与稳定,北约各签字国常驻代表22日召开紧急会议,而德国外长马斯说将作出努力,促使美国重新考虑上述决定。

就在俄罗斯与美国互相指责之际,《华盛顿邮报》22日报道,特朗普政府本月15日讨论是否进行1992年以来的首次核试验,以对俄罗斯和中国起威慑作用。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已相继退出伊朗核协议和《中导条约》两个军控协议,重启核试验意味着美国可能改变国防政策,冷战结束后建立的军备控制体系有破裂之忧,美国若展开核试验,正如有分析人士指出,这等于“打响了核军备竞赛的第一枪。”。

美国去年退出与俄罗斯签定的《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导弹和中短程导弹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简称《中导条约》),特朗普给予的理由是俄罗斯多年来一直在违反条约,而中国则不受约束地研发和部署《中导条约》禁止的武器。

经历了六个月的过渡期后,美俄之间实施了30年之久的《中导条约》于去年8月2日正式失效,而必须包括中国的新裁军条约遥遥无期,如今美国又打算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核大国之间掀起新一轮军备竞赛隐约可见。

一向来,核武器被用作威慑敌对者别轻举妄动的战略,拥核国家也使用核武器威力来达到国家利益和政治目的。明显例子有两个,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军事委员会日前举行第四次扩大会议,提出制定进一步提升国家核战争威慑力的新方针;而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最近发文提示,中国有必要在较短的时间内将核弹头数量增至千枚,并且需要更大的核武库来抑制美国的战略野心。

《开放天空条约》是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与国务卿贝克于1992年在前苏联解体后与俄罗斯谈判的产物,有另外32个多为北约成员的国家签订这纸条约,这个2002年生效的条约允许缔约国在互相同意下,飞越另外一个国家领空侦察,对当事国的军用设施及军队活动拍照,搜集彼此军队情资,了解对方的军事行动以减少误判。

这项国际空中侦察协议,必须是在相互理解和信任的基础上进行,但美国对于俄罗斯禁止美国空军飞机飞越某些地区感到不满。今年3月,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指责俄罗斯禁止美国和其他签字国侦察机,飞越据信部署可以打到欧洲的核武器的城市卡列宁格勒(Kaliningrad),也不许美国飞机穿越俄罗斯主要军事演习的空域,美国认为俄罗斯违背条约,它就无法继续遵守。

美国无视其他北约成员国及其他缔约国的意见,断然决定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可能导致北约这一军事联盟内部关系出现紧张,并在盟国内部制造了分裂与怀疑。欧洲签字国可能会继续遵守条约,然而一旦美国退出,俄罗斯或会禁止欧洲国家飞机在俄罗斯领空侦察。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已扩散到军事上,特朗普过去一年来多次表示,除非中国加入,否则他也不会延长明年到期,与俄罗斯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这项于2011年2月5日正式生效的条约,对美俄两国部署核导弹数量作出限制,有效期为十年,并只允许一次性延长五年。

侦查一国的军用设施和军事情报,现在可通过外太空的军用卫星获取,但《开放天空条约》一旦失效,各方无疑又少了一个维持互信的机制,进而升高了对立的氛围甚至擦枪走火的风险。这也是北约成员国以及乌克兰等与俄罗斯有共同边界的国家,一直劝请美国不要退出的原因。但决意选择单边主义的美国与欧洲盟友已渐行渐远,全球核军备竞赛重启的可能性已变得越来越真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