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加强文化艺术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性 

每当新加坡面临经济危机,文化艺术发展就陷入尴尬的处境,因为解决温饱总是优先的,文化艺术的重要性就容易被忽略。(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2020年6月11日

“与冠病共处”是各领域必须面对的现实,疫后如何转型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艺术文化领域在阻断病毒期间面对了同样的停工困境,但却有不尽相同的转型挑战。

官委议员何伟山上周五在国会中的演讲表达了文化艺术工作者的短期和长远问题。他说,加强版的雇佣补贴计划,让许多艺术团体的艺术家可以继续维持生计,并让人们欣赏到艺术表演在线上的无限可能,如国家艺术理事会与《联合早报》合作推出的四场线上节目。尽管如此,从事文化艺术的自由工作者的前途仍须受到关注,尤其是当中的年轻一代。

每当新加坡面临经济危机,文化艺术发展就陷入尴尬的处境,因为解决温饱总是优先的,文化艺术的重要性就容易被忽略。

这些年来,文化艺术领域的发展已形成了一种文化产业,对经济领域作出巨大贡献。协助这个领域渡过困境,政府责无旁贷。

政府在较早时已通过追加预算案拨款5500万元资助艺术与文化领域,文化、社会与青年部长傅海燕于4月间在国会上,进一步宣布推出“数码化提升基金”,以促进文化艺术和体育领域的数码化,艺术理事会将为每个艺术文化项目提供高达2万元的资助。

当局的目标是支持超过200个文化艺术项目,为这个领域的自由工作者提供1000多个工作机会。

体育理事会也推出数码平台,提供运动视频,体育类的网上讲座等等,让国人能够在家继续健身运动。

这些拨款显示,文化艺术和体育领域所面对的困境并没有受到政府的忽略。

尽管数码化可以吸引到一些过去不到现场去听音乐会或看演出的人群,但这终究是短期的权宜之计。培养国人的文化艺术修养,积极支持和参与文化艺术活动才是推动文化产业的目标。

线上演出给演奏家、表演者的鼓励能否持久是一个疑问。如果他们长久无法“复工”,恢复现场演出,对士气将是严重的打击,政府的资助也可能无法留住这些领域的人才,这对我国将是一个影响深远的损失。

此外,新加坡多年来发展和提升的高水平演出设施,如滨海艺术中心、大会堂音乐厅、维多利亚剧院和音乐厅、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加上两个综合旅游胜地的剧院等等,都可能因为供过于求而沦为“大白象”。

这些文化艺术设施不只是硬件,它们与提高新加坡人的生活品质攸关,国人亲身参与文化艺术活动不能完全被数码化的活动取代。

不管是音乐或是表演艺术,舞台上和舞台下的一种无形交流构成了现场的气氛,所相互营造的共鸣、气场甚至仪式感,是虚拟空间里无法复制的。艺术工作者的水平也唯有通过现场演出才能不断提升。

任何体育竞赛更是如此,有现场观众的众目睽睽、呐喊甚至嘘声,才能提高竞技水平。

线上平台的强处是,它不受空间的限制,不同国家的演奏员可以同时合奏,如新加坡华乐总会最近为新中建交30年集合本地和中国几个城市共30位胡琴演奏家呈现曲目《光明行》。

线上观众是无限的,但他们给艺术家带来的满足感可能比不上现场仅仅几百或是千多观众的支持。一些实验性的小剧场或另类空间的演出,更非得有观众不可。

所以,我们不能只是满足于线上观众的数据,而认为这就是文化艺术工作者“转型”的方向。加强文化艺术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性,让这个领域的工作者看到探索的可能和发展前途,我国的文化艺术水平才能不断提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