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中印须管控边境冲突

6月17日,印度边境安全部队的士兵在加岗吉一条高速公路站岗,这条高速公路通往与中国接壤的列城。(法新社)

字体大小:

2020年6月22日

中国和印度的边防军6月15日在存在争议的加勒万河谷地区,爆发肢体冲突,导致数十名官兵死伤。尽管两国就冲突互相指责,但是双方高层均同时表现了克制。跟世界各国一样,中印还没有完全摆脱冠病疫情的经济困局,因此不能再让边境冲突分散政府的注意力。同时,疫情所导致的国际地缘政治变动,包括逆全球化的压力,都将是两国接下来的重大民生挑战。管控边境冲突,避免事端升级,因而符合彼此的国家利益。

根据已知的事实,两国边防军的冲突用的是拳头、棍棒和石块,没有使用其他武器。这显示两军都遵守默契,避免冲突失控升级。有评论戏称,两军所使用的是第四次世界大战的武器,间接点出了残酷的事实:中印都是拥有核武的人口大国,任何试图分出胜负的武装冲突,都非常可能成为灾难性的核战争。

不少分析指出,中印存在主权争议的边境纠纷,均发生在海拔几千米的山区,地形险峻,气候恶劣,缺乏明显和固定的地标,来界定实控线的确切定位。因此,双方的边防军不时都容易发生对峙。近几年由于两国都在后方大修工事,特别是前线补给所需的战略公路,因而阻止对方在实控线附近的工事,遂成为冲突的导火线。持续的肢体冲突,难免强化了两国边防军人的敌意;此次出现人命伤亡,恐怕会在短期内让前线局势不易降温。

但是,有迹象显示,中印决策层都有意识避免边境冲突尖锐化。在冲突发生后的6月17日,由中国发起、总部位于北京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批准了印度政府申请的7亿5000万美元贷款,作为协助印度救济国内弱势群体对抗冠病疫情之用。这反映了中国并没有让边境冲突影响中印关系的其他合作领域。印度总理莫迪在6月19日则表示,没有中国军人进入了印度领土,似乎暗示冲突不是中国刻意挑起。虽然这个发言遭到印度反对党的指责,却也表明莫迪无意扩大中印矛盾。

自独立以来,印度奉行不结盟政策,外交上侧重经营在南亚的主导地位,避免卷入大国博弈。因此,虽然美国近来不断升高对中国的外交压力,反复拉拢印度共同抑制中国,印度基于独立外交的考量,仍然对美国的“印太战略”保持若即若离的态度。新德里虽然加入了美国所倡导的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可是却不愿意沦为美国遏制中国的棋子。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愿意调停此次的边境冲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更公开仅对死亡的印度边防军人表示慰问,但印度至今仍然对美国的试图介入不置可否。同样地,在东边遭遇越来越大战略压力的中国,也不愿意因为跟西边的印度冲突,而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负责对外事务的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在6月17日前往夏威夷与蓬佩奥会谈,显然没有取得相互谅解的结果。蓬佩奥6月19日还在哥本哈根民主峰会发表视频讲话,就香港国安法形容中共为“流氓角色”。

从宏观战略而言,中印都有意避免边境冲突事态扩大。虽然两国政府难免要应对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压力,必须在外交上强硬表态,但从实际行为表现和各自的战略考量可以看出,中印都明白纠葛几十年的边境争议,难以在短期内妥善解决,更没有必要为此而牺牲彼此更重大的国家利益。但是,两国还是必须加强边防军的军事纪律,同时提高边境沟通的层级和机制,以免前线官兵因为此次同袍的伤亡所导致的仇恨,意外地破坏地区和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