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社论:世代交替的非一般选举

本届大选共有93个席位,其中17个是集选区,而14个是单选区。(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7月1日

第13届全国大选选战,在昨天的提名日后正式开锣。本届大选共有93个席位,其中17个是集选区,而14个是单选区。选民人数超过265万人,比上一届大选多出约19万人。由于社交距离措施的限制,他们将在没有群众大会的非一般选举中,行使公民的权利。

在昨天的提名日,来自11个政党的192名候选人,角逐所有的93个席位。这是连续第二次大选没有出现不战而胜的现象,因此每个公民都有投票的机会。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寻求人民的强有力委托,在竞选宣言中以“守护生命、保障工作与共创未来”为主题。另一方面,10个反对党则竞选所有的选区,以阻挠执政党取得绝对的优势。

无论是执政党或是反对党,这次的大选可说是非一般的选举。

首先,执政的行动党以及在野的工人党都处于世代交替的阶段。在提名日前,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以及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先后宣布不再参选,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以及新世代的接班。虽然在行动党的领袖自我更新计划下,它在每一届的大选都有约三分之一的新面孔,但是本届选举的特点在于第四代领导班子逐渐成形,并将在大选后接棒。

李显龙总理曾表示,他将在这届大选后的适当时间内,退居幕后,以让第四代领袖引领新加坡,走向未来。相对于前三代的领袖,第四代领袖的政治跑道较短。他们须要在较短的时间内,赢取选民的信任与委托。因此,本届大选对新加坡的未来,深具意义。

另一方面,工人党也进行领导更新。刘程强、方荣发以及陈硕茂决定不在本届大选竞选,而工人党也在这次大选中引进新一代的候选人。正如国务资政吴作栋最近在他的面簿贴文中指出,刘程强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建设性和温和的反对党。

作为上一届国会的最大反对党,工人党在领导更新后是否延续建设性和温和的作风,对新加坡政治生态的健全发展,将起着一定的作用。其实,工人党新一代领袖如何为反对党的角色定位,也对其他反对党起着示范的作用。在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风波的笼罩下,工人党是否能成功保住这两个选区,也将反映选民对反对党的认可程度。

其次,这次大选是在冠病疫情肆虐期间举行。除了没有高分贝的群众大会,这一次非一般的大选也将反映选民对执政党处理疫情的认可程度,以及对第四代领袖在引领国人渡过公共卫生以及经济危机的信心。

虽然在危机时期,选民大多希望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但李显龙总理以及内政部长尚穆根异口同声表示,民众可能会因忧虑饭碗问题而迁怒执政党。因此,他们都认为,本届大选将是一场硬仗。

另一方面,在提名之前,行动党准候选人林绍权因遭网民指控而退选,反映了网络在这次选举中发挥的特殊作用。其实,这次的大选被形容为网络选举,不仅是因为它没有群众大会,而且竞选活动主要是在网上进行。除了林绍权,行动党的另一候选人黄玲玲也被指谎称自己为社会服务培训学院创办人而遭网民群起批评。她过后对口误澄清,并称自己“并不完美”。

选举在即,行动党没有时间彻查林绍权的事件。为了避免他的事件模糊了选举焦点,身为行动党秘书长的李显龙总理,接受了林绍权的退选。然而,李总理表示,候选人虽不完美,但行动党不能纵容网络审判,并表示将在选后彻查林绍权事件。

在网络时代,候选人都处在网民的显微镜下,任何的瑕疵都可能无限放大。网民转发贴文,一瞬间在网络世界如野火般地蔓延,使人们有先入为主的概念。这是政治生态的新趋势,也是我国政党政治面对的新挑战。尽管如此,民主政治必须真正反映民意,包括沉默的大多数。

在世代交替的关键点上,我国正在打造一个新的社会契约,以迈向更美好的未来。在7月10日的投票日,选民将做出他们的选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