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日韩摩擦升级关系走向不容乐观

韩国6月24日提名通商交涉本部长俞明希竞选世界贸易组织(WTO)下任总干事,日本这两个月内很可能反对该项提名。(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上个月底,日本通知美国反对韩国加入七大工业国组织(G7),理由是韩国与G7成员国在某些问题上无法“步调一致”。日本政府明确反对韩国加入G7消息传开后,给本来就紧张的双边关系再蒙上一层阴影。韩国总统府官员谴责日本总是不断地伤害邻国,斥责“日本的无耻,一直是世界最高水平”。

特朗普在6月1日与韩国总统文在寅通电话时提出邀请,日本当天马上反对;而韩国6月24日提名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俞明希竞选世界贸易组织(WTO)下任总干事,日本这两个月内很可能反对该项提名。

G7是由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组成,领导人峰会原本定在6月10日至12日在首都华盛顿特区附近的戴维营举行,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30日宣布将峰会推迟至9月举行。

特朗普当时表示,G7结构已经过时,是一个非常落后的组织,未能很好地反映当前国际形势,他希望邀请俄罗斯、印度、韩国、巴西和澳大利亚加入,组成十一国集团(G11)或十二国集团(G12)。英国和加拿大已经表示反对让俄罗斯参加G7峰会;日本之前本想拉拢印度加入印太战略被拒,但两国之间没有明显的冲突,日本没有将印度排除在扩大后的G7之外的任何理由。

日韩双边关系再现紧张始于去年7月,当时日本宣布禁止本国企业向韩国出口半导体核心零部件,韩国社会出现“抵制日货运动”;随后日本和韩国各把对方从可享受贸易便利的“白色清单”中除名。这场持续一年的抵制运动,令日本企业在韩国蒙受巨大的损失,日产汽车还完全退出经营16年之久的韩国市场。

文在寅去年底曾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谈,要修复跌至冰点的双边关系,不过贸易摩擦背后等矛盾症结重重,日韩伙伴关系实际上已经脱轨。由于双方对日占时期历史遗留问题分歧过大,日韩当年经历13年零8个月的谈判后,才于1965年6月22日建立外交关系,不过第二次世界大战韩国劳工赔偿及慰安妇问题至今仍困扰着两国。

在历史问题上长期存在分歧,G7扩大阵容的建议又加剧日韩紧张关系,无疑是旧仇加上新恨,日韩之间矛盾和争端进一步激化,双边关系可能会加速降温。韩国也在独岛(日本称竹岛)与日本有岛屿主权争议,两国每隔几年就有口水战,去年8月25日韩国还在独岛附近海域启动“独岛防御演习”,大大刺激了日本。

有分析认为日本的反对有几个理由,一是不愿看到这个东亚邻居的地位提高,跟它平起平坐;二是安倍为提高因冠病疫情应对不力不断下滑的支持率,蓄意制造反韩情绪,试图刺激并拉拢保守派;三是日本对韩国可能围绕两国间的历史问题,在国际舞台上单方面进行不利日本的宣传持有戒心。

日本现在疲于应对冠病疫情的反弹,经济复苏前景不乐观,为了拯救疲弱的经济,安倍希望深化与中国的经贸合作,但在改善中日关系之际,又要顾及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关系,因而也必须对华采取一定强硬立场,却又担心双边关系恶化影响经济。

美国要扩大G7的阵容,背后无可避免有围堵中国的用意,拉拢韩国更有利用这个盟友的意图,韩国最终是否成为G11或G12成员国,最终决定权在于特朗普政府,因为这涉及到美韩之间的战略关系,尤其韩国在应对朝鲜半岛局势方面仍有可利用之处。

日本虽然不是朝核问题的主要当事方,对解决朝核问题起不了决定性作用,但由于历史、地缘政治因素及日美安保同盟关系,朝鲜数次核试验及系列导弹试射,日本政府自然感受到自身的安全受到威胁,对于文在寅政府的亲朝鲜态度当然不自在。

苦恼于如何与盟友一起对华展示强硬立场,又要确保中日经济贸易不受影响,这使得日本两边不讨好,它又不乐见韩国国际地位上升。日韩存在已久的历史纠纷不断侵蚀双边关系,一旦两个邻国的争端升级,最终陷入水火不容的局面,势必冲击东北亚的和平和稳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