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稳住劳资关系工资会任重道远

疾风知劲草,疫情对企业与员工的冲击,正考验我们得之不易的劳资政合作关系。(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8月5日

冠状病毒来袭,我国政府前所未有地在一年内推出四个财政预算案,总额高达929亿元,以“保企业、保工作、保未来”。与此同时,劳资政三方组成的全国工资理事会,也提前在3月开会,就工资与雇佣相关课题做出指导建议,而保工作也是这个指导建议的主旋律。

然而,冠病疫情急转直下,导致全球陷入经济衰退。疲软的需求冲击企业,也影响员工的饭碗。尽管政府在经济援助配套中为雇主提供雇佣补贴,但今年第二季,我国就业人口锐减12万1800人,而被裁退的员工多达6700人。即使如此,劳资政三方异口同声表示,最糟的情况还未到来。

在经济蛋糕缩小以及僧多粥少的就业市场,我们再也不能将多年来所建立的和谐劳资关系,视为理所当然。其实,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上周在面簿上透露,三家附属工会获准以罢工阻止一家飞机零件服务公司采取“单方面”的裁员行动。所幸,劳资双方最终达致圆满的协议,在新加坡罕见的工业行动才得以避免。

从这个角度而言,工资会决定今年召开第二次会议,可说是适时之举。政府的经济援助配套即将期满,但雇主继续面对需求疲软以及资金周转的压力,而工人对饭碗不保的忧虑则日益增加。尤有甚者,冠病疫情在全球多个角落卷土重来,经济复苏的能见度非常低。此时此刻,劳资政三方对工资和就业问题及时更新立场,有助于确保劳资关系的良性互动。

这是工资会在1972年成立以来第四次在一年内召开两次会议,其他三次是在2009年、2001年以及1998年当新加坡处于经济危机的时期。这反映了我国的企业与工人目前所面对的问题,不亚于前三轮的经济危机。其实,我们目前面对的是瘟疫以及经济的双重危机,比前三轮的经济危机更为严峻。

对于企业而言,目前它们面对的是需求减少以及成本上升的问题。疫情导致多个国家封锁边境及实施人流限制,因此航空、旅游、酒店以及零售业可能须要更长的时间,才可能看到复苏的绿芽。此外,本地劳工宿舍暴发疫情,拖延了建筑、海事与石油化工业的复工复产,而即使是复工复产,安全距离等防疫措施的要求也大大推高了企业的经营成本。

政府推出庞大的经济援助配套,固然纾缓了企业的资金周转问题,但从第二季的工作流失以及裁员数据来看,尽管有政府的扶持,一些企业还是无法支撑下去。

基于公共财政以及道德风险的考虑,政府不可能长期维持全面的经济援助配套。需求若无法提升,企业就难以全面运作。一旦经济援助配套撤出,更多企业可能被迫减薪、裁员或甚至倒闭。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减轻企业以及员工的痛苦,并协助他们寻找新的出路,或许应该是工资会的议程之一。

职总上个月推出《公平裁员框架》,以确保企业负责任地处理裁员事宜。框架中的三项指导原则是:捍卫新加坡人为核心、协助保住工作,以及提供就业援助。它指出,企业在决定裁员之前,应先考虑集体减薪、为员工提供借调机会,以及缩短工作周或要求员工先领无薪假。企业若逼不得已要诉诸裁员,它们应提供员工公平的赔偿配套。

人力部长杨莉明在面簿贴文上表示,全国雇主联合会将考虑职总提出的建议,并将与职工运动在这个课题上达致双方可接受的方案。她指出,劳资政三方将针对就业与经济问题,保持紧密的协商。

疫情可能持续一段相当长的时间,而经济复苏的道路也将是漫长与崎岖的。疾风知劲草,疫情对企业与员工的冲击,正考验我们得之不易的劳资政合作关系。工资会必须顺应急速改变的疫情与经济环境,通过协商稳住劳资关系,以协助新加坡更快地走出困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