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更好的保护白领受薪阶层

人力部前天(8月27日)宣布了好几项保护本地白领员工利益的措施,比较全面和有针对性地回应了人们对外来人才竞争课题,以及一些企业不公平招聘做法的关注与不满。(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8月29日

人力部前天(8月27日)宣布了好几项保护本地白领员工利益的措施,比较全面和有针对性地回应了人们对外来人才竞争课题,以及一些企业不公平招聘做法的关注与不满。这显然也是出于当前经济不景,裁员情况恶化的需要。

这些措施包括:大幅调高聘用外籍员工的薪金门槛,从下月1日起,所有新就业准证申请者的最低月薪从3900元大幅提升至4500元,金融业的从12月起,还要进一步调高到5000元。40多岁资深的金融业就业准证申请者,起薪更是比年轻申请者的翻倍。适用于中等技能工人的S准证,最低月薪10月1日起得从2400元调高至2500元。明年5月1日起,那些续签的外籍员工也须满足新门槛。

此外,从10月1日起,公司要招聘就业准证和S准证员工,也必须先按照公平考虑框架刊登为期28天的征聘广告,原来只规定14天。这么做是为了让本地的求职者有更多时间应征这些工作,而雇主也有更多时间评估他们的申请。

有关外来员工竞争和金融业(尤其是银行业)招聘员工对本地人不公平的申诉由来已久,过去几年随经济滑坡更进一步发酵,虽然政府过去也采取了提高薪金门槛的措施,但似乎未见成效。一些白领阶层因此在不久前举行的大选中宣泄不满情绪。与此同时,冠病疫情的持续对经济和企业的打击也日益显现,不免引起更多受薪者对工作安全的忧虑。因此,在这个时候政府出手安定民心殊为必要。

值得注意的是,这回也是人力部首次针对一个特定行业(金融服务行业)定下了较高的薪金要求门槛。包括许多外资银行在内的金融服务行业,薪酬向来比一般其他行业来得高,也是到目前为止还有招聘能力的行业,在这个僧多粥少的时候,提高聘用外籍员工的薪金门槛(也即是雇佣成本),应有助于提高符合条件的本地人受聘的机会。

提高聘用外籍员工的薪金门槛,可以产生的另一个作用,是使必须裁员的雇主尽量保住新加坡员工核心,先辞退那些工作表现不达标的持工作证的外籍员工。因此,当局接下来应该特别留意事态的发展,确保要裁员的公司,都能做到保留新加坡员工为主干。

现在也是当局更坚决对付那些招聘员工有偏差的公司的时候。当局可以考虑的措施,包括公布行为恶劣的公司名单,以儆效尤,以及限制它们可聘用外籍员工的比例,或是征收与外劳一样的人头税。目前,人力部只对S准证实行限额制,即规定其人数只能占公司员工总数的一定比率,但就业证的却没有人数限制。实行限额制或是征收人头税,或许也有助于抑制一些外籍高管利用职权徇私,通过各种行政手段招纳“自己人”,排斥本地人,或是剥夺他们的晋升机会。

由于现在专业人员、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已占居民劳动队伍的约60%,如果裁员浪潮加剧,他们也将首当其冲。其次,这个群体也面对全球化所带来的日益剧烈的竞争,工作安全也应得到保护。

因此,全国职工总会在此时宣布成立专业人员、经理与执行员(PME)工作组可说是及时之举。面对新的经济形势,PME其实也已成了脆弱群体,需要得到援手和保护,这也正是职总可以发挥作用和影响力的时候。我们希望新成立的工作小组不仅能为这个群体发声,也能尽快向当局提出保障PME群体利益和工作保障的具体建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