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期待渐进式薪金模式加速推进

渐进式薪金模式的推进速度,确实容易让人失去耐性,有必要设法改进。(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继清洁业、保安业和园景业之后,电梯维修业将会在2022年全面落实渐进式薪金模式,而垃圾管理业将是第五个会采纳这个模式的行业。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日前透露,有关的协商还在进行中,相信食品服务行业也会紧随其后。

渐进式薪金模式一旦落实,将有约5000名本地垃圾管理业工人受惠。代表垃圾管理业的工会代表建筑与木业工友联合会表示,这个行业目前的最低工资介于950元至1200元,加上津贴或奖励可介于1500元至1600元。

渐进式薪金模式是劳资政三方经协商后获得政府采用的模式,它与最低工资模式的最大不同之处,就是不一刀切,而是依据个别行业的情况,制定符合该行业的框架,通过让员工提升技能和生产力获得加薪,但它实际上也融入了最低工资制的成分,规定每个技能层次的最低起薪,常年加薪幅度等。因此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喻之为“加强版最低工资”(minimum wage plus)。由于充分考虑到个别行业的特殊性,因此实行起来也更有持续性。

然而,这个薪金模式却招致一些人的诟病,主要是实行起来太耗时。职总秘书长黄志明日前走访一家垃圾管理公司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渐进式薪金模式一般需要两三年时间推出。其中原因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要为个别行业不同技能层次的员工制定适当的薪金模式,包括规定最低起薪,是个相当复杂的过程,主要目的固然是要设法提高低薪员工的薪水,但却不得不同时兼顾到公司的生存能力。如果只是考虑员工的利益,而不管公司是否能存活(也就是最低工资制的做法),其结果就如黄志明所指出的,保住饭碗,却打破了米缸,两败俱伤。

换言之,提高低薪员工的薪水并不是个孤立的问题,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有周全的考虑。员工薪水的提高,只能建基于公司和员工生产力的提升。这可能涉及机械化、自动化,以及员工的在职训练,以掌握新的技能等等。

不过,渐进式薪金模式的推进速度,确实容易让人失去耐性,有必要设法改进。全国职总早在2012年就提出这个概念,但时至今日只在三个行业真正落实。不幸的是,自今年初以来,冠病疫情蔓延全球,严重打击经济,各国政府忙于保工作,保企业,可说已疲于奔命,在这个时候要求让员工加薪,可说是很不实际的。

然而,疫情打击也不失为一股倒逼企业加速转型的力量。企业和员工要如何在疫后变得更强,应可以一并考虑。本月11日,劳资政三方宣布将成立一个新的低薪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探讨如何进一步扩大渐进式薪金模式,并在该模式下维持工资的持续增长。这显示三方面都感受到企业和员工加速转型的迫切性。此举也说明大家都意识到,可以把目前的危机转为契机。

由此看来,新成立的工作小组可谓任重道远。其实,早在今年6月,也即大选前的一个月,尚达曼就已宣布,政府未来将在每一个领域推行渐进式薪金模式,这么做能为低收入者带来更好的工作和收入保障,有助于打造一个公平社会。劳资政三方将会紧密协作,并同行业协会联手制定适用于各个领域的具体措施。

因此,我们期待工作小组能加紧部署,促使多行业齐头并进,提速做好转型和在适当时候落实渐进式薪金模式的准备工作。

此外,在最近的国会辩论中,当局也首次公布,在加上政府拨出的就业入息补助(Workfare)后,仍有5万6000人月入少于1300元,当中3万2000人是全职员工。1300元被视为一个人应付基本常月生活开支之所需,对于这部分低薪员工,当局或还须在渐进式薪金模式落实前另谋对策,想出有针对性的良策来帮助他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