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多管齐下提高公共卫生意识

用餐后归还碗碟的行为已见改善,但还未成为一种普遍的习惯,这跟一般人落后于时代发展的观念有关。(档案照)

字体大小:

人口569万,清洁员工5万9000人,不到100名就有一个清洁工人。

数据说明新加坡高度依赖清洁员工大军来维持公共环境的清洁与卫生,更说明这在国家治理上的重视和执着。

今年7月随着新一届政府的成立,原来的环境与水源部改名为永续发展与环境部,“永续发展”成了最重要议程,卫生与清洁的工作必须有其“永续性”,这是目标也是手段。从当局这一年来的几个动作可以看到政府的策略是多管齐下:修改法令加强管制、加重业者的责任和提高国人的公民意识。

我国的环境绿化与干净虽然在国际上享有声誉,但国人对公共空间的卫生与干净程度的感受不同,特别是小贩中心和咖啡店不够清洁、卫生的“痼疾”,一直是公共议题。傅海燕接管永续发展与环境部时,随即表示,该部门的首要任务是“让新加坡更干净”。

本报11月15日的《实况报道》栏目对清洁大军的实际工作情况作了深入报道,让读者体会到清洁员工的艰辛和贡献,也反映出国人的公民意识有待提高的一面。在《联合早报》问卷调查中,有超过六成的受访者认同我国过于依赖清洁工人,应该减少清洁工的数量。

调查也显示,只有12%的人很少或是从不归还碗碟,18%则表示一半时候会配合。

国家环境局早于2003年推出托盘归还试行计划,初时反应冷淡,之后在2008年和2012年两度发起类似计划,目前全国111个小贩中心都设有托盘架。用餐后归还碗碟的行为已见改善,但还未成为一种普遍的习惯,这跟一般人落后于时代发展的观念有关。

提高卫生与清洁水平,不在于不断扩大清洁员工的队伍。事实上,清洁员工越多,国人对他们的依赖越重,以为保持环境清洁就是员工的责任,是他们的饭碗。

咖啡店厕所卫生情况最受大众诟病,其间存在多重因素。最根本的问题是,咖啡店厕所也是公共厕所,使用率频繁。

国家环境局日前推出“改善厕所计划”,为咖啡店业者重新装修厕所承担高达九成的费用,以4万5000元为顶限。业者必须与清洁服务商签订合同,确保厕所每天定时清洗,第一年当局也给予九成开销的资助。对业者而言,这是一个通过改进厕所设计,改善卫生的难得机会。

有鉴于冠病和骨痛热症两项疫情,新加坡从上到下都必须加强卫生管控和执行能力。政府也在修订环境及公共卫生法令,目的在于实施一套让业者遵守的清洁与消毒标准。

除了加强管控和加重业者的责任,国人公民意识的提高是另一道重要的把关。

当维护公共环境的清洁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行为和市民文化,不合作的人就会感受到社会压力。日本人在公共场合的聚会和活动,一般都有主动收拾,不留垃圾的习惯,这提高了他们的公民素质和形象,这也是新加坡“永续发展”所应该追求的目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委任的12名专家评审团,前天提呈报告,正式推荐新加坡的小贩文化列入今年度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这是25个被推荐的项目之一。

不管“申遗”最后成功与否,新加坡的小贩文化在市民文化中的地位都已随着这项推荐而提高。小贩文化是新加坡人所感到自豪的,这种自豪感必须提升,成为一种尊重公共空间,维护公共环境卫生的公民意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