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二十国集团须推进国际疫苗合作

本届二十国集团峰会的最大考验,莫过于合作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的冲击。(路透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本届二十国集团峰会的最大考验,莫过于合作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的冲击。峰会须确保世界各国都能获得冠病的检测、药物和疫苗资源,以及通过债务减免等措施,协助经济不发达的国家渡过难关。由于近期接连出现了疫苗研发的乐观消息,如何合理分配疫苗,让各国都能尽早开放国境,恢复人员自由流通,对于促进全球经贸活动起着关键作用,更决定了当前逆全球化趋势能否得到遏制。

作为全球化的国际合作产物,二十国集团代表了目前世界最具资源和行动力的平台,其西方成员国更是冠病疫苗研发的主力军。由于美国和英国的疫苗已经临近量产阶段,怎么有效分配,自然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推出了172国参与的“冠病疫苗全球获取机制”(简称COVAX),让疫苗能尽快提供给世界各国最脆弱的群体,如一线医护人员和老年人,但至今仍然缺乏足够的资金和疫苗供给承诺。

从利己的角度出发,让世界各国尽早获得疫苗,完全符合研发疫苗的西方发达国家的利益,特别是站在支持全球自由贸易的立场看待问题,更是如此。

疫情对世界的经济和民生的冲击,除了因为各国为了控制国内病毒传播,而不得已采取严厉的封城锁国措施,导致大量中小企业倒闭和失业率上升之外,国际人员和货物往来的因而受限,也打击了世界整体的经济活力。唯有更多国家能够安全地开放边界,全球自由贸易才有望尽快恢复生机,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经济体才可能摆脱当前的困境。

然而,同样无法忽视的现实在于,各国政府的首要义务,必须是本国的国民。西方发达国家一旦成功量产疫苗,自然首先在国内使用。

考虑到量产需要时间,而且资源永远有限,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期待缺乏财力的国家能够同时或尽快获得充足的疫苗来重启经济,无疑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任何民选政府都不敢违背民意,优先照顾外国人。因此,COVAX尽管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在一定程度上也符合全球利益,却难以在短期内达到目标。

况且,当前西方发达国家崛起的民粹主义政治现象,正是草根大众不满全球化利益分配不均的体现。他们质疑本国精英所支持的全球化议程,不但只服务于精英阶层,更牺牲了大众的利益。从民族主义的角度审视,这一不满并非全然缺乏正当性。所以,在疫苗的分配上,西方发达国家很难从全球大局着眼,一开始便落实稀有疫苗的国际分配,而只能在满足国内的需求后,才开始考虑其他国家。

这在本质上还是一道常青的政治难题——如何合理分配有限的资源——只不过这回是由于问题的范畴涉及全球规模而已。而且,冠病疫情所带来的民生痛苦真实且巨大,许多原本从全球化受益脱贫的发展中国家民众,又因疫情而跌回贫穷的深渊,导致疫苗分配问题更显急迫。

二十国集团成立于疫情前的“旧常态”,在面对民族主义等逆全球化大潮的新常态时,如何寻找新的国际合作模式,确实是一次真正的考验。

历史证明,国家之间的开放与合作,才是和平与发展的保障。但是,这一合作又必须是在满足各国国内需求的前提之下。旧常态的全球化那种打破国界限制,主张自由放任发展的思维,经历了民族主义乃至民粹主义的反扑,揭示了其部分乌托邦的性质。

新的国际合作如何在这股逆全球化大潮里形成,是各国精英所必须回应的时代挑战。疫苗的分配仅是众多新试题里的一题,二十国集团乃至其他国际组织都必须正面解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