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坚定不移抵挡大麻合法化狂澜

肃毒局去年九月在一间位于义顺的私宅,发现温室内非法养殖大麻。(中央肃毒局提供)

字体大小:

本星期三,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通过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建议,将大麻与大麻脂从1961年《麻醉药品单一公约》附表四中删除,但仍将其保留在《公约》附表一中。这意味着大麻已不再与海洛英及其他数个鸦片类药物同列为“最危险药品”。

这一降低大麻危险级别的行动不是合法化大麻,但等于为所谓的医用大麻和有关研究打开了通道。即便如此,此举还是令人遗憾,因为它势必会扩大大麻的使用和泛滥度,就像鸦片烟一样,最终会对个人和社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我国对大麻的零容忍立场向来鲜明和坚定,大麻被定性为毒品。因此,我国政府对放宽大麻管制立即表达失望。政府认为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将大麻从最严管制清单中删除,将发出错误信号,尤其让年轻人误以为大麻的危害已减轻,而新加坡将继续拒绝大麻与大麻相关物质。

有53个成员国的麻委会是以27票赞成、25票反对与1票弃权,通过了上述建议,投赞成票的主要是美国和欧洲国家,中国、俄罗斯、埃及、巴基斯坦、尼日利亚、日本等国投了反对票。乌克兰则投了弃权票。

要求大麻合法化在欧美国家现在已形成一股风潮。2018年,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率先宣布消遣类(或称消闲类)大麻合法化。成年人因此可以从官方管理的零售商购买持牌生产商生产的大麻、大麻油、大麻植物及种子等,也可在公共场所携带30克干大麻,并允许每户人家种植最多四株大麻。不过,18岁以下者仍不能购买、持有和吸食大麻。美国也已有30多个州让消遣类大麻合法化。

2013年,乌拉圭成了全世界第一个承认生产和销售大麻合法化的国家。当时,联合国麻委会指该国此举违反了国际法,还警告这么做对年轻人有害,并且会拉低毒品上瘾的年龄。加拿大步上乌拉圭后尘,麻委会同样指该国违反了国际药品管制公约。然而,在短短两年内,国际间对大麻的态度已出现很大的松动。

毒品问题在欧美和拉丁美洲等地早已泛滥成灾,近年来大麻之所以获得青睐,主要是毒品不断创新,随着海洛英、冰毒和各种合成毒品的相继出现,使得大麻不再被视为最严重的毒品。又由于大麻的种植和加工比较容易,于是迅速成为西方国家最普及、最廉价的毒品,有“穷人的毒品”之称。

其次在美国等地,大麻还被视为阿片类药物(即鸦片类药物)的安全替代品。阿片类药物(主要用于止痛)在美国被滥用的程度已近乎失控,不仅监狱毒犯爆满,平均每天也有整百人死于过量服用,造成极严重的社会问题。于是有人对比研究了大麻和阿片类药物,并认为大麻更加安全。也就是说,可以用大麻来解决鸦片的灾害。这无疑是一种饮鸩止渴的做法。

道理很简单,大麻和鸦片类药物同样很容易成瘾,他们对人脑的作用也许有所不同,但成瘾性却是一致的,因此,同样是毒品。不管是允许作为消闲使用还是像鸦片一样作为药用,结果都难以避免被滥用,所将造成的社会危害和成本是难以估计的,这包括年轻人意志的消沉,社会规范的瓦解,以及刑事罪案的增加。

因此,我国坚定不移拒绝大麻的立场是正确的。不过,接下来我们必须倍加警惕,并做好心理准备,抵挡越来越大的国际大麻合法化风潮压力。因为,那些已尝到销售大麻甜头的国际大企业,以及对毒品泛滥已一筹莫展的西方政客,将会持续大力推动大麻合法化,并通过散播各种大麻无害论来蛊惑人心,以及误导无知青少年。事实上,让大麻除罪化可能不是终点,就有药物组织倡议可卡因、海洛英、冰毒等也应该除罪,美国甚至有州属已经在今年开了先例,这是我们在这危险的大麻课题上,必须高度警觉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